《山海情》男一号原型:我们当时要比电视剧里更苦

  现实版“马得福”的23年移民奋斗史

  《山海情》男一号原型:选择沙漠滩创业是因为信赖远景会好,但没想到能这么好

  记者张亮

  “演得很真,不外我们那时要比电视剧里更苦。”克日,在银川市闽宁镇,《山海情》男一号马得福的原型人物谢兴昌跟记者聊起了这部热播电视剧,以及自己昔时的移民奋斗史。他说,移民第一天,他们就遭遇沙尘暴,行李被吹得只剩下“怀里抱着一个锅,脚下踩着一床被”。

  谢兴昌还兴致勃勃地拿出手机,给记者展示他和饰演马得福的演员黄轩的合影。23集电视剧《山海情》播完,黄轩饰演的马得福凭着自身奋斗历程,圈粉无数。而在现实中,谢兴昌的履历加倍曲折艰辛。现在已经66岁的他,刚刚卸任村支书。但他23年来的移民奋斗史,将随着一帧帧电视画面被永远铭刻。

  一次有时的广播,彻底改变了运气

  谢兴昌的老家在西海固大山深处的西吉县王民乡红太村,这里是“苦瘠甲天下”的西海固核心区。十年九旱,靠天用饭。到20世纪80年代末,这里的老国民仍要年年靠着政府的救济粮才气不饿肚子。谢兴昌上过两年卫校,在村里算是个文化人和见过世面的人。1997年,已经当了13年村支书的谢兴昌有时从广播里听到一条新闻,彻底改变了他和村民的运气。

  “我从广播里听说自治区在南部山区实行的吊庄移民成效不错,许多西海固老国民搬出去后,日子都过得更好了。”受够了没有任何希望的穷日子的谢兴昌,兴奋地跑到西吉县政府探问移民的事。

  在宁夏,把贫困地区群众整体跨区域搬迁称之为“吊庄移民”,有将乡村直接“吊”过来的意味。彼时,距离1983年宁夏启动吊庄移民工程已经有十几年时间了。在宁夏北部的银川平原,沿着黄河漫衍着20多个大大小小的吊庄移民基地。谢兴昌从县政府那里探问到这些移民点的具体位置后,带着5名村民立刻北上考察,希望能帮全村人找个移民落脚点。

  1997年7月,谢兴昌一行人辗转银川镇北堡、石嘴山隆湖、吴忠红寺堡等多个移民安置点,最厥后到那时还称为玉泉营开发区的银川市闽宁镇。

  玉泉营开发区是1991年就最先建设的吊庄移民点,那时自治区政府从玉泉营国有农场划出一片荒地,交给西吉县政府来安置吊庄移民。1996年9月,党中央作出推进东西部对口协作的战略部署,其中确定福建对口帮扶宁夏,配合推进宁夏扶贫事情。1997年4月,自治区政府凭据闽宁第二次对口扶贫协作联席集会作出的决议,又划拨出1.8万亩土地,由闽宁两省区配合建设移民村。

  站在这片刚刚被计划建设移民村的沙漠荒滩上,谢兴昌的心凉了大半截。“我那时跟偕行的村民说了四句话,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沙滩无人烟,风吹石头跑。”谢兴昌说,那时的闽宁村真的是一无所有。

  对移民点倍感失望的谢兴昌,准备带着村民回西吉。玉泉营的一位西吉干部劝他多留几天:“后天有自治区和福建来的向导在这里举行闽宁村的奠基仪式,你们等着看看再走也不迟。”1997年7月15日,闽宁村奠基仪式在这片沙漠荒滩上举行。台下,身体瘦小的谢兴昌心里激动,使劲往前倾轧。

  “福建帮我们一起建移民村,不光给资金派干部,还要派技术人员帮移民生长产业。一下子我对这个地方的生长远景就有了完全差别的判断。那时就决议哪也不去了,要搬就搬到这里。”谢兴昌说。

驻日美军经费谈判重启 日方望按现行水平延长一年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政府消息人士3日透露消息称,日美两国政府2日深夜以视频会议形式举行有关2021年度以后驻日美军驻留经费负担的工作磋商,重启了谈判。据报道,在1月27日的日美外长电话会谈上,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向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提议暂定延长方案。

  “怀里抱着一个锅,脚下踩着一床被”

  观光完闽宁村奠基仪式,谢兴昌和他的“考察组”决议立刻返回西吉老家,发动人人移民。可是这里虽然远景不错,但现在仍然是一片冷落。谢兴昌知道单凭一张嘴,是没办法说服老家的乡亲们来移民的。正犯难时,谢兴昌途经距离闽宁村只有4公里的国营农场,一片绿油油的庄稼让他心生一计。

  “我跑到地里,挑个大、丰满的玉米棒子和高粱穗子,各掰了四个。有了这些庄稼作证,可以回去给乡亲们证实这个地方是能种出粮食的。”谢兴昌说。回到红太村,谢兴昌组织村民开会,拿出从玉泉营带回来的玉米和高粱,并就地和老家种出来的称重对比。经由两次集会发动,终于有13户人家答应和谢兴昌移民。

  1997年8月12日,谢兴昌骑着三轮摩托车带着村民出发去往闽宁村,400公里的路整整开了12个小时。当天晚上,谢兴昌和村民们就在沙漠滩铺上铺盖席地而睡。第二天一早,村民们分头拉砖、买木料最先建房。谢兴昌把媳妇留下来扎帐篷、做饭。

  “薄暮我们干完活刚刚回到帐篷准备用饭,遮天蔽日的沙尘暴说来就来。男的在外面拽着帐篷绳子,女的留在帐篷里看好铺盖和行李。效果大风一来,人基本挡不住,帐篷一下子就被吹走。等沙尘暴已往,村民们带来的家当险些全被吹跑了,我媳妇怀里抱着一个锅,脚下踩着一床被,这就是剩下的所有家当。”第一次遭遇沙尘暴的场景,谢兴昌至今仍念念不忘。

  履历了这次沙尘暴,随着谢兴昌移民的村民不干了,吵着嚷着说被骗了,要回西吉老家。为了抚慰他们的情绪,谢兴昌骑着三轮车带着他们到四周的国营农场看庄稼、看葡萄园。“让他们看到希望,才气把他们留住。”谢兴昌说。

  厥后,谢兴昌发明晰“地窝子”。他找来玉泉营开发区的挖掘机,在地上挖了十几个地窝子,用木梁和油毡、塑料布作顶遮阳挡雨。起风时住地窝子,不起风就住帐篷。

  1997年冬天,第一批闽宁村移民的屋子基本都盖好了,谢兴昌才和人人一起搬进土坯房里生涯,正式安了家。

  “万万没想到,能生长得这么好”

  搬迁后的第一个春节,陆续搬来的村民因冬天无事,都回老家过年了。“除夕夜,村子只住了3户人,没有电。我们一家7口人在自建的一间土坯房里,点着蜡烛吃洋芋面,哄好哭闹着要回老家的孩子们,我和老伴儿坐在荒滩上最先数不远处驶过的火车。”谢兴昌说。

  没有个像样的产业做支持,移民放心留下来生长的难度很大。作为发动村民移民搬迁的发起人,又是移民村的村支书,谢兴昌自然承担起给移民找出路的责任。那时的闽宁村连个卫生所都没有,移民初来乍到经常水土不服。卫校结业的谢兴昌从信用社贷款开了一家小诊所,一边给村民看病,抚慰他们漂浮不定的心,一边四处寻找合适的产业项目。

  恰在此时,在国家闽宁扶贫协作目标指导下,来自福建的专家和干部来到闽宁村辅助当地国民生长双孢菇莳植。跟《山海情》中的情节一样,双孢菇一最先量少价高,给最初种菇的村民带来异常可观的收入。可是随着种菇的人越来越多,双孢菇从最高卖到两块多一斤到最后几毛钱都没人要。谢兴昌敏锐地总结教训,产业一定要多元,才气制止同质竞争。

  “种菇赚钱,但不能一哄而上。1999年,我从宁夏农科院的同砚那里要来了一些枸杞苗,最先在自家地里种枸杞。厥后又去玉泉营农场买来葡萄苗,种了一亩葡萄。”谢兴昌吸收双孢菇产业的教训,最先自己探索闽宁村产业的多元生长。

  谢兴昌的一亩枸杞地,第三年的收入就超过了5000元,村里不少种蘑菇亏了钱的村民拆了蘑菇棚,随着谢兴昌种枸杞。就这样,枸杞、菌菇、肉牛、酿酒葡萄、光伏大棚,闽宁村的产业在闽宁协作的推动下,在移民群众的起劲下,越来越多元,越来越成熟。

  卸任村支书一职后,谢兴昌除了带孙辈,就是在闽宁镇镇史馆当义务讲解员。他经常对前来观光的观众说一句话,“我昔时带着乡亲们来这沙漠滩安家创业,心里有个基本判断是这里生长的远景一定会好,然则万万没想到,能生长得这么好。”

【编辑:朱延静】

原创文章,作者:2d28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d28.com/archives/51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