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外出打工的留守青年

电子烟的第二轮风口故事

电子烟的第二轮风口故事,当这个行业规模如愿变得越来越大的时候,消费者却并不一定选择它。对于雾芯科技的投资者来说,这些都是其必须警惕的产业发展推演。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简单的一句歌词,却蕴含着无数游子归家心切的心情。对国人而言,回家过年这项活动从小就被赋予了一层特殊的意义,春节,也远不是放几天假那么简单。可能终其一生,我们都无法完全明白,回家过年为何会有如此大的魔力。

春节临近,进入冬季以来,全国多地零星散发的疫情和局部聚集性疫情交织,为疫情防控带来较大压力。而一年一度的春节返乡不可避免地带来人口大规模流动,考虑到这重因素,各地倡导“就地过年”,国家卫健委也适时发布了“春节返乡需持7日内核酸阴性证明”的要求。

疫情防控阴影下,很多人的返乡之路被阻断。

对于许多漂泊在外地的年轻人来讲,因为疫情或工作的原因,今年春节和家人团聚成了一种奢望,但也有一部分人不这么想,对于他们而言,不是不想回家过年,而是不想面对过年时的“盘问”,这次正好借着疫情“躲过”这道坎。

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今年不能回家过年是他们的共性。「新熵」和6位“留守青年”聊了聊,他们中,有刚毕业两年,但因为疫情两年都没能回家过年的教培老师;也有因为工作不能回家的留京快递小哥;还有在医院工作,在当地疫情出现后协助核酸检测的志愿者……

疫情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这是历史的年轮在普通人身上留下的痕迹,以下是他们的故事。

“我太惨了,毕业才两年,两年都因为疫情回不了家。”

上海孙团 23岁教培老师

我在上海虹口区工作,在宝山区租房住,目前我住的小区已经封锁到只剩下一个门出入了,离我不远的小区有1例确诊病例,所以我几乎不敢去超市,也断了社交,买菜和生活必需品全部通过网购解决,幸好每日优鲜和京东快递小哥还能出入小区大门。

我老家是河北衡水的,也属于重灾区,爸妈住的小区已经被彻底封锁了,听我妈说正在全民核酸检测,虽然没有正式发书面通知,但居委会已经挨家挨户上门口头通知了,说家里有高风险地区在外打工的,今年都最好不要回来,只要是上海的,都不要回。我妈就给我打电话,主动劝我别回家。

我太惨了,毕业才两年,两年都因为疫情回不了家。

疫情期间,上海机场准备折返的行人

记得去年的大年二十九我把车票给退了,真真实实感受到了疫情的影响,当时河北和上海都有了确诊,但在路上还没有人戴口罩,我在那天下午搬回家了成袋的面粉和大米,囤积够了一个月的生活用品。

我妈在电话视频那边一直抹眼泪,我就在这边安慰她没事的,会好起来的,到了晚上一个人吃年夜饭的时候边吃边掉眼泪,晚上睡觉也忍不住想哭,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隔绝在上海,看着对面楼里的万家灯火,我感受到了孤独,全国人民开始过上隔离生活。

我是做教培行业的,之前是线下老师,后来因为疫情,公司所有课程被迫改到线上,当时每天课程都排得超级满,从早上九点半到晚上十点基本都在上课,除了下楼买菜扔垃圾,基本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整整持续了5个月左右,靠着与朋友打电话才撑过来。但唯一的好处在于别人因为疫情失业时,我却攒下了不少钱,刚毕业一个月就能拿2万以上。

后来因为我的课太多了,身体实在受不了,就主动从一线教师换到了后端教研,虽然压力也很大,但终于可以朝九晚六像正常人一样上下班了,就算薪水少一点,但最起码人是健康的,重点是再也不用“社交荒漠”了,我孤独到经常在晚上打陪聊电话,我太孤单了。

也是因为这次疫情的加速吧,我以前觉得在上海上学,在上海工作挺好的,今年却萌生了想回北方发展的念头,作为家里的独生女,还是想离家近点。

2020过得实在太快,我们在四五月份慢慢相见,七八月份生活慢慢步入正轨,还不到半年迎来新的一年,但想到今年一个人过年,感觉比去年平静多了,毕竟我们还有相当一段时间要生活在疫情的阴影下之下,总得习惯,因为我们是命运共同体。

“我已经一年没被父母安排相亲了,爽歪歪”

北京张文 29岁金融民工

疫情对我最大的影响,那就是父母给安排的“相亲日程表”被彻底搁置了。

我在北京已经读书工作12年了,一直没找到对象,我自己做好了一直单身下去的准备,但我父母思想保守,总觉得这年纪就该找个对象一起过日子,所以婚姻大事成了他俩多年的心病,我知道他俩是想找个人照顾我,但我真不需要。

去年,为了逃避过年回家无聊的相亲局,干脆邀请他们来北京过年,我订好了庙会的票和安排好了北京周边旅游景点和民宿,准备好好带他俩玩一玩,没想到庙会被取消,景点全关闭,三个人在我租的60平米的地方,吃着年夜饭,揪心着疫情,在北京过了一个特殊的年。

谁知道疫情迟迟不散,老两口被迫在北京长住了下来,一住就是一年多,中间5月份我爸实在是憋不住了,回去住了一个月,我妈继续留下来给我做饭,天气暖和的时候,我妈在小区菜园子里种了点菜,结交了一群老太太菜友交流种菜心得,我爹回来以后学会了找北京大爷打麻将,但现在随着疫情严重,我妈菜也不种了,我爹麻将也不敢打了,现在老两口基本没有社交,每天下午走到公园再走回来,是每天唯一的一次出门透气。

我这一年也没有社交,以前我一个月基本会被安排一两次相亲,虽然很烦可又推不掉,但去年一年我的世界总算彻底清净了,疫情没办法让我出门和相亲了,不用被逼着相亲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现在,北京的疫情离我太近,坐在我身边的同事,家住大兴正在被隔离,我也刚核酸检测完呈阴性,虽然没被隔离,但下班回家也不敢和父母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了,每次会把饭端到自己屋子里吃,在家也尽量避免正面接触与交流,我们三个还在慢慢适应这样同住一个屋檐下,但却要刻意保持距离的家庭交流方式。

除了感情,我今年工作上一切顺利,金融行业行情还不错,年终奖应该能涨不少钱,我今年的小目标和去年一样,希望父母身体健康,自己能在北京攒钱买一套房子,至于结不结婚,随缘吧。

“今年春节快递不会少,希望理解快递员的人多一些。”

北京张涛30岁快递员

元旦之后我收到消息,说今年过年期间物流不停运,快递正常收发。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起初还是很不情愿的。毕竟忙了一年了,就算今年可能因为疫情无法离开北京,但过年期间休息几天也是好的。

快递员本身就是假期少的职业,春节的几天假,是一年里最大的盼头,如今这个盼头也没了。我总觉得,我们快递员就像是陀螺,每天连轴转。每周倒是有一天串休,但也不是能够经常休到的。现在各种网购节太多了,每个月都有一两个促销节,之后的那几天派件量就会猛增,我们就是想休也休不了。

我在某小区送快递的时候,顺便问了另外两家快递的快递员,他们所在的快递公司也一样,今年过年不打烊。看起来,整个行业都为今年春节的物流正常运转做好了准备。

今年各地都在号召原地过年,快递不停运,就是为了更好地服务没法回老家过年的人,让他们在工作地也能置办上年货。

我负责的某个小区,有一个副业做电商的客户,最近收件闲聊时他说他今年也不回家了,一方面是怕年后回北京被隔离,另一方面是觉得今年春节原地过年的人不少,那年货的需求量肯定也大。为了多卖点货,他也不会回老家。

有同样想法的快递员也不少,他们觉得过年不回家,在北京多挣一笔钱更好。前几年的我也是这么想的,以前春节加班,一星期就能挣六千多。但是现在父母的年龄越来越大,我开始觉得和父母相聚更重要。

我认识的北京的快递员里,多数都是没成家的外地人。大家都打算趁着年轻,在北京多攒一些钱,然后回老家成家,再做点小买卖。对大家来说,来北京就是为了攒钱的,过年放不放假,并不是特别重要。

我已经做了将近4年的快递员了,没想过还会干多久,但我还是很喜欢北京的。北京不愧是首都,白领们的素质比较高,对快递员都客客气气的,但偶尔也有让人头痛的客户。

今年春节的话,快递肯定是少不了,只希望理解快递员的人能多一些。

“报名了核酸检测志愿者之后,便完全没有心思搞UP主事业了。”

沈阳 荀美琪25岁 医院宣传办职员

酷陆科技完成千万级A轮融资,启赋资本独家投资

酷陆科技完成千万级A轮融资,启赋资本独家投资,资金主要用于数据化环卫环境运营项目及相关研发投入,扩大公司在环境环卫行业的影响力。

我在沈阳市于洪区的一所中医院工作。万万没想到,今年冬天这轮疫情,东三省首当其冲,我回家过年的计划也彻底泡汤了。

去年12月下旬开始,全国都在关注沈阳疫情的消息。我工作生活的于洪区作为最先暴发疫情的一个区,防疫压力骤增。

12月24日,于洪区被评定为中风险地区,我所工作的医院也发布了紧急通知,强调全院人员一律不允许离沈,并取消了院内所有涉及人员聚集的大型活动,包括我们部门已经筹备许久的年会。

疫情刚爆发时,和我聊天的一位医生说道:“按照现在的形势来看,很大几率过年也是禁止离沈的,你们这些外地的可能都回不了家了。”我家在抚顺,紧邻沈阳,虽然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到家,但是疫情形势严峻,我也做好了不回家的心理准备。

沈阳居民在疫情的阴翳下迎来了元旦。元旦那天上午,医院员工群里发布了招募核酸检测志愿者的信息,没有犹豫,我果断报了名。

志愿者的工作内容是协助社区完成核酸检测相关工作,会为每人配备三级防护服。了解了以后,我开始在家里学习三级防护服的穿脱流程和核酸检测工作流程。

我还是一名B站UP主,平时节假日,我基本都窝在公寓里看动漫,或者剪辑视频。做B站UP主,算是工作之余的一点乐趣。但是元旦那天报名了社区核酸检测志愿者之后,便完全没有心思搞我的UP主事业了。

下午有点饿了,因为处于随时都有可能被召集上岗的待命状态,我就匆忙煮了一碗泡面。怕工作太晚了会扛不住,又多吃了一颗卤蛋。

晚上七点,天已经非常黑了,志愿者群里才开始有消息,通知我们今日夜间到岗。志愿工作尘埃落定,我才在家庭群里和爸妈说了这件事,他们叮嘱我注意防护和保暖。

上岗地点是就近分配的,离我住的小区很近。到了才知道,原来当日的核酸检测工作已经结束,需要我们做的,是录入居民的核酸检测信息,也不需要穿防护服了。

北京的朋友告诉我,他们居民核酸检测时是通过。元旦这天是沈阳首次全民核酸检测,所以配套措施不是很完备,登记信息都是居民们在纸质版登记表上填写的。

为了快速录入信息,我们工作的时候要一手翻查登记表,一手敲击键盘。偌大的房间里,只有此起彼伏的敲击键盘的声音。

登记信息是居民自己手写的,笔迹各不相同。由于时间紧任务重,所以要快速辨认,还要在录入完毕后再次确认,以保证信息录入的准确性,十分考验志愿者的耐心和耐力。

即便有要求居民们认真填写、笔画要清晰,但还是会出现身份证号少一位、姓名或住址看不清等情况。

在发现有位居民的身份证号少一位之后,我立刻给对方打电话,但没有接通。我一看身份证号,发现对方是一位65岁的老爷爷,可能早就休息了。我把该居民信息做了备注,以便社区工作人员明日联系对方。

连续工作了6个多小时,其间只吃了少许食物撑着,直到2号凌晨两点半,志愿者的录入工作才结束。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回家,好好补了一觉。

前些日子,共青团于洪区委为我院志愿者送来了感谢卡和锦旗。我们医院大约60%的员工都参加了志愿者工作,虽然我不是医务人员,但是能为防疫工作略尽绵力,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之后沈阳的疫情形势依然处于高度戒备状态,辽宁省也发出了原地过年的倡议,因为早就有心理准备,所以我并不惊讶,而是联系爸妈,说我今年春节不回家了。

“你不回来,我们几个老人过年也没意思啊!”我妈有点伤感地说道。天下的父母都是一样的,我室友的父母在得知她也不回家过年的时候,说出了一模一样的话。

爸妈和姥姥还叮嘱我少点外卖,尽量自己在家做,多吃水果增强免疫力,在医院工作一定要戴好口罩,注意防护。

目前沈阳已经连续二十余天无新增了,局势越来越稳定,但我还是会坚守在沈阳。我不太会做饭,但好在闺蜜也会留在沈阳和我一起过年。她负责下厨,我负责买菜、刷碗,除夕夜我俩准备煮寿喜锅吃。

“半年工资没发,我把自己逼成了网红”

珠海杨君 27岁数据分析师

去年一年,我公司搬到了珠海,全年工资只发了5个月,而且在工资没发的情况下,我自己又借给老板5万块钱急用,现在钱还没要回来。

去年七月,老板突然说珠海有个项目,要在珠海成立项目组,如果不愿意就要被裁掉,当时我正在准备出国留学,为了尽快攒够学费,我就说愿意,就与八位同事每人提着两个大箱子到了珠海。

本打算大干一场,但两个月后,老板项目融资突然遇到了困难急需一笔钱,于是卖了自己两辆车,匆匆先回了北京,后来再也没回来过,只留下懵逼的8位同事,临走时还向我借了3次钱共5万,其他同事好像也都借了钱给他,老板人也不错,每次都说先周转用一下,于是我也不能见死不救,但到现在老板还差1万九没给,这几个月的工资也没发,我这么个乐天派都突然开始慌了。

因为后面上班没啥事,时间多了起来,我就开始在网上卖乐谱,一个月能有5000左右收入,后来又把抖音、B站、微博都给做了起来,每天熬夜到一两点,过了几个月慢慢地就有平台和机构来找我入驻,签了约的我开始有固定收入,每个月都能拿到抖音和B站给的钱,这些账号我刻意绑定的是我妈的银行卡,让她知道我就算工作暂时不顺,也还有能力养活自己的,她才放心。

关于我的留学计划,我很佛系,因为疫情两年了都出不去,一开始还着急,后来慢慢地也就习惯了,只要能40岁之前把博士读完就行了。

当然了,还是会坚持每天读1小时日语,但对于出去留学这件事,执念慢慢也没那么深了,等全世界的疫情完全过去了再出去看世界也不迟,我感觉是副业给了我这份底气,我今年的目标是,祈祷世界尽快恢复正常,我的抖音账号能到100W粉丝,B站50万粉丝,多攒点钱出去好好玩。

“家乡疫情,成了我不想回家过年的最好借口”

郑州杨一25岁教培行业个体商户

由于疫情的影响,今年我不能回家过年了,对我自己而言,本就是发自内心不想回家。原因很简单,2020年,我的工作并不是很完美,受自尊心的影响,加上我也想用这段时间反思,所以我还是比较庆幸今年过年不用回老家。

说起来,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家乡的疫情会有这么严重,即使在去年疫情最严重的时期,老家也没有出现过一个病例,但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一下子让家乡不再平静,也让我们这些在外工作的青年开始惦记自己家乡的疫情。

在老家今年最开始有疫情出现的时候,我是通过发小群里的讨论才了解到一些基本信息,当时就有我发小的家人被叫去隔离,家里也被贴上封条。

到现在为止,老家全区域都是高风险地区,据我自己了解到的,最严重的地方已经开始给每家每户贴上封条,白天还有无人机在村子里巡逻防止外出,疫情管控十分严格。

作为全国存在感不高的河北省农村地区,面对这次突发的疫情,老家已经做得很好了。每当看到村委会微信群里发出xxx给村口值班人员捐赠一箱方便面、xxx为村口值班人员捐赠100元、村里叔伯用农具喷散消毒液的照片、村民转发防空疫情生活小常识的链接,我都会在异地的城市为他们感动,他们用最质朴的行动爱着自己的家乡和亲人。

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营运两年的公司依旧“平淡无奇”的原因,晚上经常失眠。记得从高中开始,家人对我做出的选择都基本上是理解的,从大学选专业、大学期间选择创业、毕业之后继续选择创业,他们都尊重我的选择,我非常感谢他们的支持。

我本身做的是与大学生教育培训相关的工作,2020年因为疫情的原因,学生几乎到6、7月份才开始入学,不开学就意味着没有生源,无法获客。在之后学生虽然开始入学,但疫情后的重建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再加上其他方面的原因,工作的不顺还是客观存在的。

这种情况下也想找个人倾诉,但翻遍微信通讯录也没有找到可以倾诉的对象,索性跟去年疫情期间收养的狗子畅聊人生和狗生。但近期由于工作计划,不得不要把狗子送走,当我想到这件事的时候,它正似懂非懂的趴在沙发上,自顾的吃着骨头。对于养了9个月的狗子,即使我很不舍,但还要把它送人,有时候看似绝情的做法,可能才是最佳的选项。

最后,希望家乡早日恢复正常。

(本文孙团、张文、张涛、荀美琪、杨君、杨一均为化名)

【本文作者作者 | 侯敏 于松叶 张钊 编辑 | 潮声,由投资界合作伙伴36氪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线下英语培训高光时刻已过

线下英语培训高光时刻已过,2020年的黑天鹅事件,大型线下成人英语培训机构还可以正常运转已经体现了相当的实力。规模较小,现金流不足的机构倒闭跑路,扛下来的大型机构也放大了实用英语培训机构普遍面临管理臃肿和成本上升等问题需要逐步解决。

原创文章,作者:2d28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d28.com/archives/50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