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估故事的力量与文学的边界

  我们今天常讲文化创新,我以为这些年来,我们的文学中最具有文化创新性和天下性的,就是网络文学。我们今天常讲人类运气共同体,我们的文学中对构建人类运气共同体最有推动性的,就是网络文学。

  我们是不是可以有一种新的文学,一种“无界”的大文学,包含了更广义的人类叙事作品,它们相互之间随着前言的生长有着更多的交流与融合。在这样一种开放的看法下,文学的天地是异常广漠的。

  去年十一月,我加入了上海国际网络文学周的一个圆桌论坛。一最先我也没太当回事,以为就是海内那种常见的集会,请一些海内作家和学者,再请几个外国人来,就“国际”了。到了那里才发现这是真的国际集会。来的主要是外国作家,他们战胜种种旅行的难题,宁愿隔离十几天也要来加入这个集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更令我大吃一惊的是,这些不是一样平常的外国作家,而是外国网络文学作家,更确切地说,他们是在起点国际上以中国网络文学的模式举行创作的各路外国网文大神。其中一位来自英国的JKS Manga,他的作品《我的吸血鬼系统》在起点国际上收获1200万的点击量,有近11万读者珍藏。

  这事为啥稀奇令人振奋?从上世纪起,我们就在讲中国文学要走向天下。这么多年已往,除了莫言和刘慈欣这样的天下级奖项的获得者,有若干中国作家能够走进外国通俗读者的视野?我们来看看阅文团体公布的《2020网络文学出海生长白皮书》的数据,现在已有跨越10万外国作家最先网络文学创作,原创作品跨越16万部,既有誊写奋斗、热血、起劲等主题,也有浪漫爱情与科幻元素,中国网文的全球粉丝已跨越7000万人。请注意,这些不是翻译的中国文学作品,而是外国人以中国独创的网络文学模式创作的拥有大量读者的原创作品。什么是中国文学出海?这才是真正的中国文学出海。

  为什么说这是真正的文化输出?要知道,外国原来是没有“网络文学”这个词的。没错,他们有电子文学(electronic literature),那是上世纪80年代最先泛起的以数码前言为载体的文学,实在是电子化的先锋文学,注重交互性和实验性,受众很小。外洋网络受众更多的是“同人文学”(fan fiction),那是行使原有的漫画、动画、小说、影视作品中的人物角色、故事情节或靠山设定等元素举行的二次创作小说。把“网络文学”(web novel)这个观点推向天下,并建立起成熟运营模式、平台和重大读者群的,是中国网络文学。我们今天常讲文化创新,我以为这些年来,我们的文学中最具有文化创新性和天下性的,就是网络文学。我们今天常讲人类运气共同体,我们的文学中对构建人类运气共同体最有推动性的,就是网络文学。

用好教育惩戒这把“戒尺”

《规则》旨在将教育惩戒纳入法治轨道,破解长期以来困扰广大教师不敢管、不愿管、不会管学生的难题。教育惩戒有了内容的限定性、规范的可操作性、程序的合法性,有利于教师拿好“戒尺”,让管与教、严与慈更好地融为一体。

  说到网络文学,有些人可能又要不以为然了:扁平化、程式化、眼球化、市场化……似乎离纯文学十分遥远。这个问题也不能用老眼光来看。就说程式化这个问题,实在哪种文学都离不开程式化,由于程式背后有种种神话原型结构,有文学最基本的人类学意义上的内驱力。关键是对于这些程式若何应用,若何生长。中国网络文学生长到今天,已经把类型文学不停细化,生长到极致,发生许多拥有中国特色的气概亚型,如洪荒、修真、血族、竞技、盗墓、异能、宅斗、宫斗、重生、清穿、末世、女强、网配、女配、机甲等等,令人眼花缭乱,适合种种差别读者的口味,在气概、类型和题材的多样性方面达到了中国文学亘古未有的阶段。

  网络文学也把文学的故事性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这个问题也可以从文学史的角度来看。在很长时间里,我们的作家实在是不太注重讲故事的。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不重故事又有了一个新的堂而皇之的理由:现代主义。一时间,“非情节化”成为文学界的时髦用语,并在80年代的先锋文学中生长到极致。可是到了90年代,从余华的《在世》最先,中国作家险些又都回到了故事。许多研究者就以为先锋派在中国水土不服,这个固然有原理,可是我们今天履历了网络文学的大发作再来重新看这个问题,可能会有新的发现,那就是故事可能真的很主要,比我们原先想象的还要主要得多。故事的气力真是不得了,它是人类文明的基石,又稀奇富有时代性。看看今天的社交媒体,上面全是故事:流传需要故事,交流需要故事,营销需要故事,人民需要故事。谁能讲好故事,谁就能获得话语权,实现信息的最大化。

  故事无所不在,是人的本能,文化的刚需,那么谁是天生的故事讲述者,谁来负担把故事讲好的角色呢?文学家固然是第一梯队的自然选手。2003年,《达芬奇密码》刚出书的时刻,我被其故事性吸引,写了一篇书评《悦目》,提出一个说法:中国文学与天下差距最大之处不在纯文学,而在类型文学上头。十几年已往,这个说法可以修正一下了。看看刘慈欣、马伯庸、紫金陈的作品,中国作家讲故事的能力得到了亘古未有的生长,已经完全同天下接轨了。

  自从以影戏为代表的影像艺术兴起以来,就一直有“文学已死”的说法。步入21世纪,随着新媒体和电子游戏的生长,文学似乎遭遇了更大的危急。然则若是我们换一个角度,把视野扩大来看的话,文学不只没有死,又轰轰烈烈地回来了,还在不停生长壮大;固然文学的形态也在不停转变,重点在不停转移。若是我们把网络文学、类型文学、同人文学、游戏文学、自媒体写作这些都算进来的话,会发现今天文学的领土变得越来越大。

  文学有界限吗,需要界限吗?这是一个越界和融合的时代,也是一个新的部落化的时代。我明白的越界并不是文学要成为非文学,不是我要成为你,而是我要通过越界来明白你,我越界之后再回过头看我,能有新的熟悉,新的意义。这也是文学的意义。我永远不能成为你,正如我看了一部文学作品之后成不了那里面的人物,然则我看了文学之后,回来对我的生涯更有信心和信心,这也是一种越界。

  从这个意义上,我们是不是可以有一种新的文学,一种“无界”的大文学,包含了更广义的人类叙事作品,它们相互之间随着前言的生长有着更多的交流与融合。我们可以思索这个文学怎么样能够加入到更大的文化生态中去,为人类生计提供更多的想象和表达,提升对可能性举行探索的能力。在这样一种开放的看法下,文学的天地是异常广漠的。

  (作者 严锋 为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

【编辑:田博群】

原创文章,作者:2d28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d28.com/archives/485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