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本金“利滚利”得手8.7亿余元 张远锋涉恶案二审宣判

  万万本金“利滚利”得手8.7亿余元 广东高院对张远锋涉恶案二审宣判

  假民间借贷之名攫取他人财富

  ● “套路贷”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假借民间借贷之名,诱使或迫使被害人签署“借贷”或变相“借贷”“抵押”“担保”等相关协议,通过虚增借贷金额等方式形成虚伪债权债务,并借助诉讼或者接纳暴力、威胁以及其他手段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

  ● 这个犯罪集团的手段虽然与以往典型“套路贷”有些区别,外表的“正当性”更强,规避袭击的防护更“智慧”,但其非法占有他人财富的本质并未改变。该案对“套路贷”案件的审理具有主要的指导意义

  ● 广东法院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进一步延伸审讯职能,辅助行业羁系部门加大对“套路贷”羁系整治力度,确立健全袭击“套路贷”长效常治机制,从源头上治理乱象,提防和化解“套路贷”风险

  □ 本报记者 章宁旦

  14年间,用1000多万元人民币的本金,通过“利滚利”等套路贷手段,实现了高达8.7亿元的犯罪金额,让河源、惠州两地十数名开发商深陷重重噩梦,部门企业因此停业,导致十几个楼盘被迫歇工烂尾。

  2020年12月24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张远锋涉恶案做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自此,作为恶势力犯罪集团首要分子的张远锋,终因犯诈骗罪、巧取豪夺罪、高利转贷罪、骗取贷款罪、妨害公务罪、行贿罪等,面临无期徒刑,并被没收所有小我私家财富。他一手确立起来的家族式的恶势力犯罪集团也随之被铲除清洁。

  “套路贷”背后到底存在哪些作案手法?《法治日报》记者顺着张远锋的犯罪脉络,探寻“套路贷”类案件背后的猫腻,剖析“套路贷”的社会危害性及应对计谋。

  披上正当谋划外衣

  制造民间借贷假象

  张远锋,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出生于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高中没结业就随着父亲在惠州做生意,先后谋划过餐馆、木器厂,也炒卖过土地。由于是宗子,张远峰逐渐掌控了家族资产,其妻子、弟弟、弟媳等家族成员都听从其指挥和放置。

  2000年头,惠州、河源等地房地产业最先蓬勃发展,一些房地产商由于摊子铺得大,资金周转泛起难题,张远锋等人也在这个时刻看到了其中蕴藏的伟大“商机”。不外,他瞄准的不是房地产,而是那些因资金紧缺而“病急乱投医”的开发商。

  为了掩人耳目,张远锋以自己和家庭成员的名义,先后确立惠州市大湖溪协和木器厂等10多家公司,放置家人在公司担任法人、股东或财政等。这些公司并没有现实运作,只是用来开立账户、签署条约、申请银行贷款、转账走账、提起诉讼、招聘职员以及吞并其他公司的物业、土地后利便挂靠。就这样,张远锋给自己一系列的违法犯罪活动披上了公司正当谋划的外衣。而且,通常他都是以自己或家人小我私家的名义出借资金,制造出民间借贷的假象。

  据张远峰的同案犯、他的家庭成员张某、刘某等人供述,张远锋贷款给人的目的不是为了赚利息,而是为了侵吞乞贷人的物业。签署乞贷条约时,张远锋和乞贷人约定“阴阳条约”,一份是书面协议,一份是口头约定,书面协议内里约定的利息是正当的,而口头约定的利息会比书面协议高许多。

  签完协议后,张远锋会提前扣除几个月的利息,而且要乞贷人写欠据,将扣除的利息写成现金。到了约定限期未还款,张远锋就会把未还款的利息转化成本金,重新签署一份乞贷协议,重复盘算利息。就这样“利滚利”,本金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等乞贷人一时无法归还时,张远锋就会向法院起诉乞贷人,查封对方的物业,搞垮对方的公司,最终到达侵吞对方物业的目的。

  在证人林某提供的一段对话录音中,张远锋大言不惭地先容了自己的上述“先进经验”。

  2004年8月,恒某公司所承建的项目到了封顶阶段,急需一笔资金来完善外墙和结算工程款。经人先容,公司的法人代表周某华找到了张远锋,双方商定乞贷600万元,月利率3.5%。但乞贷协议中只写明月利率为2.5%,同时,恒某公司被要求将所承建项目中的23个铺位、12套住宅预售挂号在张远锋名下作为担保。周某华出具的收条载明“收到张远锋600万元,其中转账561万元、现金39万元。”但在放款时,张远锋直接扣除了“砍头息”(即一次性全额收取的综合服务费以及借贷限期内发生的所有利息)39万元,恒某公司现实只收到561万元。

  今后,张远锋又多次通过这种操作乞贷给周某华。

  据最后统计,张远锋现实只使用本金1027.5万元,通过“利滚利”等“套路贷”手段,在短时间内将乞贷本金虚增至约2009万元,并用种种方式非法占有周某华的财物约1466万元,扣减现实支付的本金,诈骗既遂约438.5万元。

  2004年8月至2018年6月,张远锋先后通过这种手段对河源、惠州两地的13家公司及相关小我私家执行诈骗和巧取豪夺,攫取巨额的非法收益。停止案发,张远锋犯罪团伙名下共有土地6宗,共5.8万平方米,房产329套(栋),共7.2万平方米,尚有银行存款约1.68亿元。

  《法治日报》记者领会到,“套路贷”的犯罪模式可以总结为:制造民间借贷假象,诱骗被害人接受不平等条约条款,伪造虚伪的银行流水,扣押被害人物权挂号证书及钥匙,片面肆意认定被害人违约,通过转单平账方式恶意垒高被害人乞贷金额,软硬兼施向被害人索要跨越债权债务局限的高额用度,甚至据此向人民法院提起虚伪诉讼获取非法利益。

  审查甄别证据质料

黑龙江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3例、无症状感染者68例

据黑龙江省卫健委网站消息,1月13日0-24时,黑龙江省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3例(香坊区2例、望奎县38例、北林区3例,其中2例为北林区无症状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大家要严格遵守重点场所疫情防控管理要求,公共场所、居家环境要常通风、定期消毒,接收境外快递、信函等要进行消毒处理。

  抽丝剥茧厘清真相

  由于张远锋犯罪团伙作案时间连续14年,犯罪金额高达8.7亿余元,殃及两地10多家企业,并导致部门企业因此停业,9个建设项目无法正常施工、销售和交付,数百名业主因不能准期吸收物业,四处上访、维权,中央将该案作为天下扫黑除恶重点案件举行督办。

  “移送到法院的案卷质料中,光书证就多达600多卷,大部门是张远锋等人与被害人签署的虚伪条约、抵押条约以及银行转账流水等。”卖力该案一审的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宋坤鹤说。

  法庭上,张远锋及其团伙辩称,乞贷均是双方自愿,自己并未接纳敲诈、诈骗等手段,乞贷行为属于民间借贷。张远锋的辩护状师也以为,张远锋没有执行诈骗行为,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民间借贷的出借人主要是为了获取高额利息,借贷行为和金额是真实的。而凭据两高两部《关于解决“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套路贷”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假借民间借贷之名,诱使或迫使被害人签署“借贷”或变相“借贷”“抵押”“担保”等相关协议,通过虚增借贷金额等方式形成虚伪债权债务,并借助诉讼或者接纳暴力、威胁以及其他手段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

  为了查明张远锋等人的行为是正常的民间借贷照样“套路贷”,宋坤鹤对证据质料逐一举行了审查、甄别。

  为解决证据出示问题,法庭专门放置一周时间,让被告人在辩护人见证下查阅了相关证据。

  在仔细查阅并确认了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同案人供述以及张远锋等人的手写账本、对话录音、资金流水、虚伪收条等证据质料后,宋坤鹤以为,张远锋等人的犯罪手法完全符合“套路贷”的组成要件。

  最终,一审法院认定张远锋组成诈骗罪、巧取豪夺罪、高利转贷罪、骗取贷款罪、妨害公务罪、行贿罪。长达924页、50多万字的讯断书逐项罗列了张远锋等人的犯罪事实、证据质料,详细论述了法院的讯断理由。

  张远锋等人不平一审讯决,向广东高院提起上诉,他的辩护状师也提交了160多页的二审辩护意见书。

  二审法院合议庭认真查阅了案件的所有质料,并会见了辩护人,劈面听取了辩护意见。经由多次合议、反复研究,二审法院以为,原审讯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实,执法适用准确,量刑适当,审讯程序正当,应予以维持。

  “这个犯罪集团的手段虽然与以往典型‘套路贷’有些区别,外表的‘正当性’更强,规避袭击的防护更‘智慧’,但其非法占有他人财富的本质并未改变。该案对‘套路贷’案件的审理具有主要的指导意义。”广东刑法学会副会长、广州大学法学院教授邵维国评价说。

  有专家建议,若是嫌疑自己遇上“套路贷”,首先要咨询执法或司法实务界的专业机构或专业人士,最好是醒目民间借贷的专业状师,判断案件性子,分清乞贷性子是印子钱照样“套路贷”。若是发现是“套路贷”,要在第一时间报警。若是已经陷入“套路贷”内里,也就是“套路贷”谋划者已经通过生效的民事执法诉讼讯断确定乞贷人需要归还“套路贷”债务,也无需张皇,可以向法院申请重审。

  周全排查精准袭击

  确立健全提防机制

  据领会,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广东法院共审结涉“套路贷”案件212件1205人,涉案资产近6.2亿元。不少涉黑恶犯罪组织都有行使“套路贷”手段攫取非法利益的行为,给当地的经济发展、社会稳固、金融秩序和人民生命财富平安带来极大的危害。

  “‘套路贷’”案件带有显著的智能性、有组织性和牟利性,犯罪分子行使种种手段,制造成民间借贷的假象,伪造完整的‘证据链’,行使虚伪诉讼到达非法目的,隐蔽性和欺骗性很强。”广东高院刑一庭庭长、扫黑除恶办公室主任陈小飞说,“若是不能有针对性地对这类案件举行甄别,就很容易让他们得逞,也会给司法公信力造成损害。”

  为制止审理“套路贷”案件泛起疏漏,广东法院确立对该类案件立案、审理、再审、执行等环节全流程甄别和处置机制,加大把关和排查力度。

  法院在立案时,对民间借贷案件以及关联案件执行强制检索,对于统一原告泛起3件以上民间借贷案件的情形加以标识,对存在或可能存在套路贷情形的案件举行预警。案件审理过程中,原则上要求举行法庭调查或开庭审理,并要求双方当事人到庭接受法庭询问。再审审查时代,发现确属“套路贷”违法活动的,依法裁定提审,或指令原审法院再审予以纠正。案件执行阶段,行使执行信息化系统,加强对执行案件尤其是统一申请主体民间借贷系列案件的检索排查。

  广东法院还确立了涉“套路贷”线索处置机制和“套路贷”案件台账。

  据陈小飞先容,广州中院金融法庭在审理一宗民间借贷案件时,通过传唤原告本人到庭等方式,发现该案原告系涉嫌“套路贷”团伙后,移交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捣毁该团伙的作案窝点并抓获10多名犯罪嫌疑人。佛山中院通过移送线索,协助公安机关侦破广东省首个“套路贷”特大犯罪团伙“8·10”专案。

  在对现有案件举行甄别、排查的基础上,广东法院还拓宽线索泉源渠道,要求全省法院对2015年以来解决的近5万宗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举行梳理,周全排查疑似“套路贷”违法犯罪线索。

  “甄别排查、防止遗漏、精准袭击还只是第一步,更主要的是确立健全提防机制。”陈小飞说。

  广东法院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进一步延伸审讯职能,先后发出148条相关司法建议,施展审讯机关在提防“套路贷”问题的积极作用,辅助行业羁系部门加大对“套路贷”羁系整治力度,确立健全袭击“套路贷”长效常治机制,从源头上治理乱象,提防和化解“套路贷”风险。

  若何预防“套路贷”发生?有专家就此支招:首先,要制止自己的欲望,不要贪图享乐去乞贷。其次,真的有资金需要时,只管找正当的机构借贷,确需通过民间借贷,也要在乞贷前领会需要的融资知识,这是预防“被套路”的法宝。再次,民间借贷时,要谨防“砍头息”和“阴阳条约”。尤为主要的是,在乞贷时,万万不能在“空缺委托条约”上签字,由于“套路贷”放贷人会要求受害人在全权委托衡宇租赁、产权过户等空缺条约上签字,只要受害人失去还款能力,他们就会启动诉讼程序,占有受害人的财富。

【编辑:黄钰涵】

原创文章,作者:2d28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d28.com/archives/484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