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深度】中国网红20年,从另类吸引眼到职业化

原题目:【全球深度】中国网红20年,从另类吸引眼到职业化

泉源:全球时报

2021-01-06 02:56

【全球时报记者 郭媛丹】编者的话:2021年1月1日,20岁藏族小伙丁真在四川卫视的新年演唱会上献出了自己的舞台首秀。此前不到两个月,他还完全不为外界所知,只是一名热爱赛马的放牛男孩。这一切对于十几年前的芙蓉姐姐是无法想象的:作为初代网红,她自2002年起在各大论坛公布照片,到有商业活动找上门,用了约莫3年时间。从芙蓉姐姐算起,中国网红的生长历程走过近20年,他们从最初以“另类”吸引眼球,到现在逐渐“职业化”,这样的转变也反映出中国互联网走向成熟、专业、多元的轨迹。曾经泛起或现在仍活跃于民众视野里的网红数不胜数,有人备受争议,有人“昙花一现”,有人做出了一番事业。在差异时期,中国网红出现怎样的差异特质?他们给社会带来了什么?网红能否成为国家文化的一张手刺?通过聚焦几位“素人网红”的成名历程以及后续生长情形,《全球时报》记者试图为这些问题找到一个谜底。

初代网红“变现”慢,昔时传统媒体占主导地位

在海内许多论坛上,芙蓉姐姐被评价为“网红鼻祖”,她挺胸提臀的形象至今留在许多人的影象中。作为第一代草根网红,芙蓉姐姐从默默无闻到成名花了约莫3年时间,商业变现速率极慢。早先,她辗转于北大未名BBS、水木清华BBS、天涯博客等论坛,直至2005年上半年,来自出版社、影戏公司的商业活动才找上芙蓉姐姐。

与芙蓉姐姐差不多统一时期着名的网红另有“后舍男生”:在一间大学宿舍内,两个男生对着口型“翻唱”美国组合“后街男孩”的《As long as you love me》,他们脸色夸张,喜感十足。跟芙蓉姐姐相比,“后舍男生”定位加倍精准,进入娱乐圈更快,着名的统一年(2006年)就签约了公司,然后最先发单曲、出演影视剧。

网红的变迁与前言手艺的生长密切相关。“那时候互联网生长并不成熟,变现能力也不强,好比网络娱乐节目尚没有降生,也不像现在这样有利便的支付功效,因此,十几年前爆火的网红具有一定偶发性。”北京大学教授张颐武对《全球时报》记者说,芙蓉姐姐、“后舍男生”都是通过自身形象或气概怪异被人关注,若是放在今天,那么他们仅凭简朴模拟与搞怪是很难火的,由于互联网获得充分生长后,人们关注的话题也越来越多。

谈及早期网红的特点,《全球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都提到那时传统媒体掌握话语权这一靠山。中国传媒大学前言素养教学与研究中心副主任李颖示意,虽然那时候已经泛起门户网站、论坛等种种平台,舆论场较为多元,但在信息生产端,传统媒体依然是主要供应方,“若是要走红,势需要进入传统媒体视野,这样才气实现全民关注”。

芙蓉姐姐的爆红在昔时引发了不小的争议,不少媒体针对其“特别”的行为举行解读,褒贬不一。有文章以为,“雅文化”在年轻人中最先失去影响力,“陋俗文化”逐渐成为现代人的取向之一。有谈论则将芙蓉姐姐形貌为高度自信、甚至是自负的人,并称她的性格与行为方式是针对传统女性审美的“叛逆”。“此类极端个性化的言行在某种程度上与传统观念发生冲突,这实际上是网络时代的一定产物。”李颖说,网民对网红的追捧、争执、质疑以及由此引发的伟大争议在那时成了一种社会征象,“由此,普通人可以拥有像明星一样的光环与关注度”。

5年前的最火网红是他们,网红最先成为“职业工种”

2009年底,一张手捧奶茶的少女照片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她的姓名、学校随之被公然。就这样,“奶茶妹妹”章泽天成为网络红人,但她并没有借此进入娱乐圈。公然报道显示,章泽天以学业为由拒绝了主演影戏的约请,不外,她之后的生涯一直备受关注。

马上评|隐瞒患艾滋被撤销婚姻,当然不是歧视

在这起“隐瞒疾病”的第一案中,江某身患艾滋病数年且长期服药,明知道自己患有重大疾病,却还是向爱人刻意隐瞒,直至女方怀孕、登记结婚之后,才告知其真相,其主观恶意较大,导致对方长期陷于可能感染艾滋病病毒的…

与“奶茶妹妹”同时期的另一名网红“犀利哥”可谓昙花一现。2010年,顶着一头乱发、眼神锐利的“犀利哥”被一名摄影师无意间拍到。厥后,他接到种种文化流传公司、演艺公司的广告邀约。但经由包装后,“犀利哥”的怪异形象不复存在,因此在很短的时间里远离了舆论视线。

“奶茶妹妹”“犀利哥”在这两年皆有“翻版”:2020年,长相甜蜜的央视记者王冰冰以“初恋脸”走红;2019年3月,在上海陌头看《尚书》《论语》等书籍的流浪汉沈巍以优越的文采与思辨能力吸引关注。与“奶茶妹妹”“犀利哥”走红差异的是,支持王冰冰和沈巍获得关注的不仅是外表:前者具备记者专业素养,后者拥有普遍的阅读量。

2016年,《互联网周刊》依据社交媒体口碑、创作力、影响力,公布2015年中国网红排行榜,位居首位的是有“国民老公”之称的王思聪,第二名是以制作原创短视频着名的Papi酱,第三名是微博上的段子手“天才小熊猫”。这份榜单包罗娱乐八卦博主、影评人、时尚博主、星座漫画博主等各领域红人。另有一些人现在活跃于娱乐圈,好比昔时的“南航校花”陈都灵。不外,这份榜单也受到质疑,不少网民示意:“王思聪竟然是网红?”

“在社交网络时代,个体拥有流传渠道和流传能力,成为网红不再需要逾越高门槛,在微博、微信、抖音、快手等平台开个账号就有受关注的可能性,网红与整个社会的连系愈发慎密。”李颖对《全球时报》记者示意,网红不再只是那些“另类人物”,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人成为商业流水线上的职业工种。从初代网红泛起的后期起,就有商业团队最先介入,中国也逐渐有“网红经济”的说法。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流传学院教授何辉对《全球时报》记者说,网红能够引起民众关注,且拥有大量粉丝,这就意味着网红能够作为媒体或前言形式存在,从商业角度来说,就会有人借助这种功效通报企业、商品或品牌信息,“与十几年前相比,网民规模变大,网红的商业价值也在增进”。不外李颖示意,随着网红“候选队伍”越来越重大,商业操盘手法日益创新,网红更新换代的速率就越来越快,竞争愈发猛烈,而这些都增加了网红“长红”的难度。

要想维持热度,需要寻找其他的可能性。2019年,李雪琴因录制视频“追星”吴亦凡、李彦宏等人并获得回复而成为网红。但让她真正“出圈”的是其参加了去年的《脱口秀大会》。从未说过脱口秀的李雪琴以松懈、接地气的演出在总决赛中获得第5名,是节目中的一大“黑马”。“以前并没有这么多的网络综艺节目,但现在这类节目已经主流化,这成为李雪琴脱颖而出的缘故原由之一。若是在十几年前,她可能很难获得现在的关注度。”张颐武示意,“网络缔造了种种可能性,现在,网红就是一种职业”。

“丁真效应”的背后不仅仅是颜值

要说谁是2020年网红界的“顶流”,20岁的藏族小伙丁真估量是许多人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谜底。他带着一脸单纯质朴的笑容泛起在一段不到10秒的视频中,迅速引爆网络,有关他小我私家情形的内容不仅在微博上挂了好几天的热搜,各省市也借“实在丁真在四川”的讨论热度举行了一轮热闹的旅游宣传。丁真第一段视频发出后已往了仅7天,他成为理塘县的旅游大使。再过一周,宣传片《丁真的天下》正式上线。

丁真还引起了外交部等单元的关注。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外洋社交媒体上“三连推”向天下先容丁真;针对美国官员声称要珍爱藏人生涯方式,华春莹在记者会上回应时也提到了丁真。

在李颖看来,令丁真爆红的不仅仅是他的颜值。“当下网民的需求日渐严苛,已往可能是追求从外表获得的感官刺激,现在人们不仅要围观,还想从中感受到更深条理的心理知足。”李颖对《全球时报》记者说,丁真的笑容就是云云,人们看视频时有着厚实的心理支持,好比对藏区文化的兴趣、对天高地阔的生涯的憧憬,或者是以为自己在短时间内从焦虑中得以抽离等。张颐武以为,丁真走红的背后也有一定性,其发生的效应是各方面协力的效果。李颖示意,理塘积累已久的资源与流传能力就发挥了作用。

网红能否成为国家文化手刺,中国故事也需要“小切口”叙事

2020年的“征象级网红”是丁真,而在2019年,有网民将这一称谓用在李子柒身上。差异于绝大多数网红,李子柒之所以获得“全民关注”是由于她首先在外洋社交媒体上受到热捧。李子柒在视频中展示自己在田园墟落摘菜、制作美食、手工制作种种器皿家具等一样平常生涯吸引了一大批外国粉丝。“我有一些在外洋生涯的同伙,他们简直很关注李子柒,以为视频出现出的内容异常美妙。”李颖告诉《全球时报》记者,在某种程度上,李子柒展现的生涯场景与外洋民众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想象异常契合,好比人与自然之间的协调关系、质朴的山水观等等。在李颖看来,这种乐成不是依赖外面的猎奇,而是深入人们的心里,使两者发生了深度的情绪联络。

李颖示意,中国的硬实力已经有目共睹,但在软实力方面,中国需要构建对外流传的整体形象。在这一历程中,讲好“中国故事”不仅需要流传我们特有的文化传承,也要讲出能够与更普遍国际社会发生联系、人类共通的情绪和理念,这不仅需要远大叙事,也要有来自普通人的“小切口”叙事。“从这个角度看,网红是一种展现多元文化的渠道选择,可以成为国家文化手刺的主要弥补,只是要实现这一目的,尚有一段路要走。”李颖说,中国需要打破国际社会当前对中国的一些私见和刻板印象,自动构建形象。“我们需要明白中西方文化之间的差异,而且求同存异,成都远古里和洛杉矶罗迪欧大道上的网红街拍,其相似之处也许超出我们的想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创文章,作者:2d28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d28.com/archives/475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