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锐评丨制裁成瘾的美国政客终将遭受反噬

  眼看任期还剩不到一个月,某些美国政客的 “制裁大棒”抡得愈发疯狂。

  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对中方官员实行进一步签证制裁,到美国商务部将58家中国实体列入首份所谓“军事最终用户清单”,正如《星岛日报》所评价,“本届美国政府似乎要将抽屉里所有制裁中国的手段都使出来”。

  一言不合就制裁——若是一国政府处置对外关系只剩下这个手段,那就解释其已不具备通过正当方式解决分歧的智慧,所谓的反华操作已经黔驴之技。换句话说,美国政客越是显示得凶神恶煞,越是暴露出虚弱无能。

  人们看到,已往几年,在这些毫无职业素养的政客操弄下,制裁外交险些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代名词。凭据美国格信律师事务所公布的统计数据,本届美国政府自2017年上台以来,已实行跨越3900项制裁措施,相当于天天要挥舞3次“制裁大棒”。从传统盟友,到宿敌新仇,再到战略对手,一切都遭到美国政客的无差别打压。

  怪不得俄罗斯《看法报》称,美方对制裁上瘾了,他们天天不宣布对别人的制裁就无法生涯。美国罗德岛大学教授尼科莱·佩特罗在《美国制裁成瘾》一文中指出,要明白“制裁”在美国外交中的角色,最好的方式是将其明白成一种“上瘾症”。

云南检察机关分别对两厅官提起公诉、决定逮捕

云南省人民检察院25日发布消息称,日前,海关总署广东分署缉私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兼督察长詹励(副厅级)涉嫌受贿罪、贪污罪、滥用职权罪一案,经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交办,由昆明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美国政客为何患上制裁“上瘾症”?说到底,与军事干预相比,制裁的成本更低,因而成为美国外交决议圈一种廉价的宣泄不满的方式。然而,正如谎言说多了没人信,制裁大棒挥舞得太频仍也会让天下陷入“制裁疲劳”,最终令自身遭受反作用力。

  一方面,美国挥舞制裁大棒无非是想让被打压的国家屈服,但效果往往事与愿违。以伊朗为例,不可否认,美国的历久制裁对伊朗经济与民生造成很大打击。特别是在疫情之下,美国政府加码制裁,增大了伊朗疫情防控的难度。

  然而,伊朗社会面临制裁显示出的群情激昂,反倒让白宫感应如“芒刺在背”。一名在伊朗法尔斯省省会设拉子事情的医生扎尔扎德说,虽然医生们身体疲劳,还要面临美国制裁造成的难题,但每个人都坚守岗位,都在为了胜利而“战斗”着。

  另一方面,美国政客的“制裁大棒”也会打疼自己。近年来,美国编造种种捏词对上百家中国企业实行制裁,贪图阻挠中国生长。但效果呢?以制裁华为为例,美国一家公司因被迫断供华为在短短10多天时间里损失了2亿美元。特别是在疫情之下,美国政客为一己私利疯狂加大对中国公司的制裁,贪图切断中美企业互助,只会令美国企业陷入加倍艰难的田地,让美国民众支出繁重价值。正如美国著名时势谈论员法里德·扎卡利亚在《华盛顿邮报》揭晓谈论指出,美国过分依赖制裁终将反噬自身。

  而从长远来看,沉迷于制裁手段的美国政客正不断地把美国国家信誉拉低,让美国陷入“失道寡助”的逆境。今年8月,当美国在安理会提出无限期延伸对伊朗武器禁运的决议时,仅获得一张支持票。可见,国际社会对美国搞单边制裁的强横做法是何其反感!

  当今天下,巨细国家相互尊重、一律平等。以对话解决争端、以协商化解分歧,这是处置国际关系的准确方式。所谓制裁涉及他国尊严、荣辱与利益,任何一个主权国家都不会屈服。那些动辄挥舞“制裁大棒”的美国政客,或许能借此知足一下演出欲,但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反倒会令山姆大叔与全天下为敌、沦为众叛亲离的孤苦伶仃。(国际锐评谈论员)

【编辑:王诗尧】

原创文章,作者:2d28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d28.com/archives/462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