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真回家

  新华社成都12月4日电(记者康锦谦 余里 沈伯韩)越野车翻越海拔4700多米的垭口时,丁真看了一会车窗外熟悉的风景,安静地睡着了。

  意外走红后,种种事情接踵而至。他受聘成为家乡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的旅游形象大使,为甘孜州拍摄了旅游宣传片,还前往654公里外的省会成都加入旅游推介会。

  经由20多天的在外忙碌,丁真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

  “是的,很想念家乡,脱离家乡已经20多天了,以前从未脱离过家乡,而且这次去这么远的地方。”丁真对记者说。

  丁真的家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这是一座草原广袤、风景优美的高原小城。“理塘”在藏语中意为“如铜镜般平展的草坝”。

  离家乡越近,丁真脸上的笑容越多,他自动给记者讲起了高原上的故事。

  “我小时候放牧遇到狼,头也不敢回拼了命地跑。另有一次隔着河岸瞥见狗熊,基本不敢作声,怕被它发现。”

  牧民前往远牧点放牧时,经常半个月都回不了家。悠长的时间里,给他最多陪同的是一匹叫“珍珠”的小马。

  马在高原生涯中有着不能替换的作用,如放牧、远行、婚嫁迎娶等。“珍珠”是丁真17岁时父亲用一匹好马换来的。几年已往,这匹小马驹长成了大马,丁真也长成了大人。

  生涯在城里的人很难明白高原上的住民同野生动物的亲近感。路途中,我们遇见了一头腿被铁丝网缠住的牦牛,丁真战战兢兢地靠近,想办法辅助它挣脱了铁丝。

  一路上,我们看到成群的牦牛、岩羊和马匹,山鹰在空中飞翔,油滑的猴子有时拦住我们的越野车,不依不饶地讨要零食吃。得益于“天保工程”,川西高原历经20多年的休养生息,重新成为野生动物的理想家园。

杨思禄同志逝世

  从县城出发,经由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终于来到丁真的墟落。

  抵家后,丁真为我们倒上酥油茶,他父亲为我们端来一盆煮好的藏族血肠,我们坐在一起,用小刀割着吃。

  夕阳西下,丁真的墟落归于平静。远方巍峨的格聂雪山渐渐隐入夜色之中。

  回到从小生涯的墟落,丁真很开心,“家乡是最美的,有雄伟的格聂神山,有格聂之眼,另有广漠的草原,优美的湖泊等,最美的照样这里的人们,他们淳朴善良。”

  近年来,丁真的家乡理塘县一直在起劲生长旅游,振兴当地经济。现在,游客们已经能够顺遂驾车去往理塘县“格聂之眼”等著名景点。

  在离丁真家不算远的地方,有一个被雪山围绕的小墟落——克日泽洼村,它位于格聂山下,海拔跨越4100米,是牧区脱贫过程中集中定居新建的村,也是理塘县的最后一个“通电村”。

  随着连片特困区域精准扶贫政策的坚决推进,2019年冻土期竣事后,当地并入国家电网的工程终于开工建设。

  随着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的完善,来理塘嬉戏的游客越来越多了。

  丁真的同伙告诉记者,像许多当地的孩子一样,丁真也曾在格聂神山景区通过给游客当向导、骑摩托车拉行李、带路挣钱补助家用。现在在丁真生长的村子里,不少年轻人最先通过网络直播等方式宣传家乡的美景与特产。

  年轻的丁真无意间推开了一扇窗户,让都市中忙碌的人们看到一方诗意田园般的净土。现在,丁真成了理塘旅游的一个标志。有人剖析理塘从贫困县变身“网红”县背后的起劲,有人探寻丁真成名背后的互联网运作逻辑,另有人研究他能为墟落扶贫带来什么。

  聊起家乡,丁真突然提起当地一种称为曲入(音译)的野菜,“晒干之后煮着吃,加上盐巴、味精和碎牛肉,稀奇好吃,还可以做馅包包子。”

  人们喜欢丁真,也许就是对一份美妙与单纯的憧憬和守护。

【编辑:朱延静】

原创文章,作者:2d28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d28.com/archives/43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