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大选中再度“完胜”:个人光环下存有“后遗症”隐患

原题目:昂山素季大选中再度“完胜”:小我私家光环下存有“后遗症”隐患

昂山素季大选中再度“完胜”:个人光环下存有“后遗症”隐患(10月29日,昂山素季在缅甸内比都加入大选的提前投票。图/汹涌影像)

昂山素季再度“完胜”后的新命题

文/宋清润

发于2020.11.30总第974期《中国新闻周刊》

11月8日,昂山素季向导的现执政党——缅甸天下民主联盟(以下简称“民盟”)在五年一次的大选中再度取得压倒性胜利,进一步夯实了组建一党政府的基础。这样的效果,也超出了选前缅甸内外舆论以为民盟有可能只是“险胜”的预期。

民盟的又一次“完胜”,看似意外,却在情理之中,由于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民盟主席昂山素季的小我私家魅力和影响力。但面临一个缅甸人自称有“16000个难题的国家”,再加上缅甸新冠疫情濒临失控对经济与社会生长带来的伟大打击,昂山素季和民盟在未来五年的首要任务是确保不再因民生问题而引发社会危急甚至政治动荡。

“素妈妈”的又一次压倒性胜利

当地时间11月14日晚,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宣布8日竣事投票的大选最终效果。在联邦议会476个民选议席中,民盟赢得396席,占比跨越83%,其中人民院258席,民族院138席,议席总数较上次大选时还多6个。在联邦议会两院总计664个席位(其中25%席位是非选举的武士议员,另有少量选区因安全等缘故原由延迟投票)中,占比也到达60%。而在已确定的省邦议会600余个席位中,民盟获得524个。累计起来,民盟共获得联邦与省邦民选议席中的920席,较五年前多出了34席。

相较而言,第二大党联邦牢固与生长党(以下简称“巩发党”)仅获33个民选联邦议席(比上届大选少9个),即便加上同阵营的武士议席,一共也仅占联邦议会席位的30%。除上述主要代表缅族利益的两大政党外,其他缅族小党议席更“少得可怜”,甚至“颗粒无收”,而11个少数民族政党加在一起也仅获47个联邦议席。

实在,在大选前,民盟也不太自信,还想方设法扩大席位优势。一些缅甸内外人士在选前曾预估以为,民盟在2020年大选中或“艰难取胜”,议席或比上次大选少,选后可能被迫组建多党联合政府,缘故原由是昂山素季向导的民盟政府已往五年在经济、民族和解领域的政绩并不“亮眼”。而现在的新冠疫情失控,有可能使得民盟支持者甚多的仰光、曼德勒等大城市投票率低。

但这样的选前展望,显然低估了昂山素季的小我私家魅力和政治影响力。昂山素季是缅甸“国父”昂山将军之女,历久被视为能“掌舵”缅甸的不二人选。1988年,昂山素季被推举为反军政府示威向导人,今后成为缅甸“民主象征”。昂山素季的亲和力和号召力无人能比,“素妈妈”是缅甸民众对她的亲热称谓。

五年前,昂山素季向导民盟赢得大选,缅甸政治转型历程和偏向终于由民心所向之人来向导,令多数民众倍感欣慰。今年大选中,昂山素季和民盟的支持者冒着疫情风险去投票,就是要继续捍卫缅甸政治转型的这一功效。而从1988年至2015年大选效果出炉前,缅甸的焦点政治问题和各派斗争焦点始终是:是由武士及其政党,照样由昂山素季及其向导的民盟来执政并向导国家政治转型?

美媒:特朗普政府又开展清洗 基辛格等多人突然被撤职

五角大楼(图:Getty)美媒称,这是特朗普政府对长期的外交政策专家和国家安全机构人士的又一次“清洗”。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两名官员称,突然被撤职的成员包括美国前国务卿马德琳·奥尔…

2016年3月民盟政府上台后至今,昂山素季因其亡夫、儿子是英国国籍而无法出任总统,却身兼国务资政、总统府部长、外长等要职,不是总统胜似总统,成为民盟政府现实上的最高向导人,从武士手中接过政权,取代武士来向导缅甸政治转型历程。

今年的大选效果,就是对昂山素季“掌舵”缅甸五年来政绩的最大一定。昂山素季和民盟此前多年尤其是已往5年执政时期的艰苦奋斗和支出的伟大牺牲,则是其再度连任执政的深层缘故原由。

在政治上,昂山素季向导缅甸政治转型是众望所归。更难能可贵的是,昂山素季和民盟经由历久政治历练后,政治上愈发成熟,手腕愈发老练。在赢得1990年大选后,民盟部门人留意于在掌权后“审讯武士”,导致武士拒绝交权并历久软禁昂山素季和打压民盟。民盟赢得2015年大选后,昂山素季强调其和武士情绪深挚,由于其父昂山将军是缅甸现代军队缔造者。民盟高层也说,会原谅武士。这就确保武士放心交权给民盟。

民盟执政后,与军方既互助又斗争,却斗而不破,使武士无理由发动政变。同时,由于昂山素季向导民盟巧妙与武士博弈,牢固和扩大了支持者群体。

另一方面,民盟政府执政前4年(2016至2019年),缅甸年均经济增长率约6%,虽然比前巩发党政府时期约低1%,数据上并不亮眼,但相比以往巩发党政府“说得多、做得少”的情形,民盟政府在生长经济和改善民生的政策行动更务实、更注重细节、更接地气,让经济生长功效对民众而言有更多可及性和获得感。好比,政府重视新建电厂来缓解缺电,提高农田津贴,增添农业贷款,把手机话费税用于教育,关注妇女儿童等弱势群体,提升民众就业技术和脱贫致富能力,注重新建或修缮村镇、社区门路,注重改善民众公共生活空间。一些偏远墟落国民以为,巩发党政府以前答应修路却未实行,但民盟政府真将路修好了。而且,据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组织预估数据,今年缅甸经济增长率或在2%左右,在东南亚多国经济负增长的情形下已属难过。

小我私家光环下的“后遗症”

昂山素季和民盟现在可谓是得民心者得“天下”。2021年3月30日后,守候民盟政府的是又一个5年执政周期。今年大选效果出炉后,民盟高层示意,新政府高级官员将由“昂山素季亲自选定”,这将进一步牢固昂山素季在新政府中“现实最高向导人”的职位。未来,昂山素季向导的民盟政府将会有更大施政空间,将会更稳固地掌控缅甸政治转型历程和偏向。

但另一方面,新政府建立后,昂山素季仍将面临诸多新旧挑战,特别是在解决历史遗留的民族宗教冲突问题方面,掸邦、克钦邦、钦邦、若开邦、克伦邦等部门地区的武装冲突仍然频发,灾黎流散等问题仍较严重。而缅甸民众也深知,这些问题不是昂山素季主政时期才有的,而是历史积弊所致,要给她更多时间去处置。

昂山素季以及民盟新政府当前面临的最直接挑战是面临新冠疫情带来的打击,确保不再因民生问题而引发社会危急甚至政治动荡。历史上,在1988年和2007年,缅甸两次因经济民生问题而陷入大规模冲突。

整体而言,缅甸医疗卫生条件差,加之南亚疫情输入严重,新冠疫情险些失控,其引发的经济社会危急恐在明年大发作。停止11月23日,在5000多万人口的缅甸,新冠确诊病例累计已超8万。尤其是,大选投票率高发生的“后遗症”发作,多地选民和选举工作人员“中招”,缅甸近几天天天新增确诊病例最高时近1400人。缅甸工商联合总会主席吴佐敏温示意,受疫情影响,缅甸制造业、旅店与旅游业、进出口、批发零售等领域均遭重击,经济将连续衰退,失业人数日增。

久远一些来看,昂山素季和民盟将在一段时期内继续绝对主导政治资源,但是否会酿成物极必反的局势?那些被历久边缘化的政治派别会否接纳极端方式来制衡或抨击民盟及其成员?这种担忧并非杞人忧天。

在此次大选中,来自87个政党的候选人以及自力候选人共5600多人参选,但在民盟大胜情形下,其他多数政党和候选人铩羽而归,未来将历久得不到若干政治收益。只管民盟大选后也释放出互助善意,但不管是缅族政党照样少数民族政党,对大选效果的失望、不满甚至气忿照样一再发泄出来。好比,主要代表缅族的巩发党恼羞成怒,举报选举舞弊并要求重新举行大选,未获知足,缅族内部政治矛盾被激化;此次大选中被作废或延迟投票的主要是少数民族地区,一些少数民族政党在大选后新组建的议会和政府中更没有若干影响力了,但多个少数民族拥有武装,他们在正当途径无法实现利益诉求情形之下,或会接纳更多武力方式抗争,激化缅族与少数民族矛盾。

11月21日,民族院当选议员、民盟党员吴太佐惨遭枪杀,这是前两次大选后未曾有过的恶性事件。民盟称,“尚不清晰当选议员为何被杀,(但)以为凶手抱着极强的政治目的”。由于,与吴太佐同时竞选该选区议员职位的另有巩发党、联邦改善党、掸族民主联盟、德昂(帕朗)民族党、民主团结党等政党代表。因此,若何缓解政治矛盾,制止发生更多的“政治仇杀”而激化政治、民族和宗教矛盾,制止由于冲突发生的灾黎等问题而连续面临西方高压,也是昂山素季向导的新政府必须重视的课题。否则,若是缅甸发生失控危急,依据宪法,武士可接受政权。

(作者系北京外国语大学亚洲学院副教授、中国(昆明)南亚东南亚研究院泰国研究所特聘研究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创文章,作者:2d28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d28.com/archives/42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