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北大教授朱文莉:秋冬季疫情可能成为美国大选的决定性因素|知世100人第十二期

原标题:北大教授朱文莉:秋冬季疫情可能成为美国大选的决定性因素|知世100人第十二期

原创 北大教授朱文莉:秋冬季疫情可能成为美国大选的决定性因素|知世100人第十二期

距11月3日美国总统大选已不足40天,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和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竞选对抗日趋激烈。随着第二波疫情的可能到来,美国大选的不确定性急剧增加,大选结果不到最后一刻难以揭晓。9月29日,美国首场总统竞选辩论将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举行,特朗普与拜登预计将会围绕新冠疫情、经济、移民和司法等多项议题展开激烈的辩论交锋。

原创 北大教授朱文莉:秋冬季疫情可能成为美国大选的决定性因素|知世100人第十二期

为了深入了解特朗普和拜登两人竞选战略的差异以及当选的可能性,搜狐知世对话了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朱文莉。朱文莉认为,今年美国大选的选情是被突发疫情左右的。由于应对疫情不利,现任总统特朗普的民调仍然明显落后于拜登,所以普遍的预测是,大选的普选票领先者很可能是拜登。但由于特朗普一方的策略是重现四年前的情况,虽然输掉大众选票,但是利用美国50州分别计算、各州胜者全得的制度,拿到选举人票的多数。所以,特朗普靠选举人票继续当选少数派总统的路线仍然有成功的可能。

搜狐知世:现在距离美国大选已经不足40天,相比上一次大选特朗普对阵希拉里,您如何看待此次特朗普与拜登的对决?您觉得哪个候选人的胜算更大一些?或者现在有没有可能再次出现拜登赢得了普选票,却输了选举人票,最终败给特朗普?

朱文莉:2016年的美国大选可以说是美国历史上结果最出人意料的一次选举,对保守右翼来说是意外之喜,对进步左翼来说则始终是不可接受的。特朗普刚刚就任总统就成立了连任竞选委员会,四年以来从未中断竞选筹款活动,其执政更是处处以选战为目标。今年的总统竞争是双方酝酿四年之后的全力对决。

如果说四年前的特朗普还属于政坛新人,人们对他还有很多猜测和疑问,那么经历近四年的执政他的风格、偏好、政策倾向已无秘密可言,美国选民对他的态度可谓是爱憎分明,尖锐对立。民主党这边今年出阵的拜登已经在国家级层面活跃了四十多年,早已失尽年轻时的锋芒,日益稳健包容,与四年前的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相比,拜登的支持者可能还要缺少激情,但他也没什么积怨甚深的反对者。所以拜登一直说特朗普的人品决定了他是撕裂者(divider),爱之者欲其生,恶之者欲其死,而拜登自己是团结者(uniter),左中右都可以接受。

原创 北大教授朱文莉:秋冬季疫情可能成为美国大选的决定性因素|知世100人第十二期

今年的选情可以说是被突发疫情左右的。3月份美国疫情爆发,特朗普政府意图淡化联邦责任,应对不力,造成情况迅速失控恶化,特朗普的支持率从最高点(近46%)跌落,到现在为止始终不能再恢复到这个水平。6月初美国疫情二次冲顶,拜登的综合民调支持率首次突破50%,此后一直在1-2个百分点内徘徊。与四年前相比,希拉里的选民支持度从未能过半,应该说还是有关键的变化。这里面有非党派独立选民倒向拜登的,也有共和党建制派公开抛弃特朗普的,像老牌共和党人组织的林肯项目(Lincoln Project)、小布什政府前官员和助手组织的“43届挺拜登”(43 for Biden),甚至积极活跃地攻击特朗普,主动帮助拜登竞选。

到目前为止,拜登的全国支持率始终领先特朗普。尽管两党的攻防激烈,双方差距从最大相差11个百分点缩小到6个百分点,但现任总统特朗普仍然明显落后。所以普遍的预测是,除非在选前一个月发生重大戏剧性事件——即所谓十月惊奇,大选的普选票领先者很可能是拜登。

原创 北大教授朱文莉:秋冬季疫情可能成为美国大选的决定性因素|知世100人第十二期

于是特朗普一方的策略是重现四年前的情况,虽然输掉大众选票,但是利用美国50州分别计算、各州胜者全得的制度,拿到选举人票的多数。当年就是希拉里在选民中的得票数比特朗普多了280多万票,但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威斯康星三个关键州得票数更多,把这三个多次支持民主党的州翻转到共和党一边,从而成功入主白宫。今年要重施故技可以说是特朗普的阳谋,而民主党则针锋相对地提出“重建蓝墙”的策略,要把这些铁锈地带的摇摆州夺回。过去一个月,特朗普及其副总统彭斯、拜登及其搭档哈里斯这四个核心竞选者几乎每天都有一人亲自到这一地区展开选战,双方的电视广告、展板宣示也在当地密集轰炸,接下来的40天争夺还会日趋白热化。从当前的民调来看,拜登在密歇根和威斯康星州领先优势明显,在他的家乡宾夕法尼亚州的领先则被特朗普蚕食到民调误差范围之内,特朗普靠选举人票继续当选少数派总统的路线仍然有成功的可能。

搜狐知世:《纽约时报》的分析指出,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种越来越明显的模式正在美国大选政治生态中形成,即大城市选民投票给民主党,农村选民投票给共和党。而整个美国大选的悬念就集中在关键摇摆州的选民——而他们大多数都位于郊区。目前美国摇摆州的选情如何?您认为特朗普“政策许诺”会比拜登更加吸引摇摆州选民吗?

朱文莉:民主党占据城市多数,共和党占据农村多数的模式自1960年代以来已经越来越明显。在美国全国是这样,在各州内部也是这样。像得克萨斯州一贯倾向共和党,其奥斯汀都市圈、休斯顿都市圈也还是民主党优势;纽约州一贯倾向民主党,其西部、北部——或者按当地人所说“上纽约”——各县也是共和党地盘;前面提到的摇摆州代表宾夕法尼亚,民主党支持者集中在东面的费城和西面的匹兹堡两大城市,中间的广阔乡镇则有倒向共和党的趋势,特朗普四年前胜选的关键就是帮助它们下定了决心。

原创 北大教授朱文莉:秋冬季疫情可能成为美国大选的决定性因素|知世100人第十二期

关注美国选举的读者可能还记得,2016年夏末特朗普到宾州的葛底斯堡发表百日竞选宣言。当时国内的媒体一般是注意到其历史象征意义,即重现林肯的里程碑式演讲。其实就特朗普本人而言,他对历史既缺乏了解也缺乏兴趣,他心目中的焦点听众是这个宾州乡镇代表的“美国草根”。他用来打动他们的口号是“买美国货,雇美国人”,打击移民,让制造业岗位回归,逆转全球化趋势。四年后,他同样提出了“让百万制造业岗位从中国流回美国”的许诺,依然是针对这些受制造业产业调整冲击最严重的铁锈地带市镇。

相比之下,拜登对这些地区的针对性措施尚显平淡,他只是一再提醒这些地方的选民:特朗普执政四年是否兑现了他的承诺?全球开打贸易战是否增加了你们的制造业就业?严控移民是否改善了你们的生活?对这些问题的回答本来就是否定的,在新冠蔓延、经济急跌的情况下,特朗普一直强调的就业率改善也转而成了失业激增,失业率至今还是50年来最高水平,使基层的感觉更差。这也是为什么密歇根和威斯康星今年很可能不再支持特朗普的原因。

当然,美国选战中的摇摆州不只出现在铁锈地带,还有几个关键的大西洋沿岸州,如佛罗里达、北卡罗莱纳等。这些州在新世纪以来有你提到的明显郊区化趋势,即随着拉美裔移民、高技术公司的高学历雇员、新能源企业的涌入,由农业乡镇为主转为服务业拉动经济。于是它们从1960—1990年代的共和党控制变成两党之间摇摆。上次大选,希拉里就对佛州和北卡投入大量资源,试图依靠它们获得压倒性胜势,但未能成功。所以今年拜登阵营表现谨慎,而特朗普方面则视其为必保之地,全力布局。

原创 北大教授朱文莉:秋冬季疫情可能成为美国大选的决定性因素|知世100人第十二期

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在6-8月间在佛州投入的竞选广告经费已经超过5000万美元,该地讲西班牙语的拉美裔移民喜欢使用的WhatsApp上出现大量关于拜登的抹黑信息,比如说拜登要依靠黑人变性者治国、拜登本人是恋童癖等等。在消息曝光之后,布隆伯格宣布将个人出资1亿美元为拜登在佛州竞选。这些郊区化摇摆州的选情现在还极其胶着,双方都有胜出的可能。

此外,对特朗普阵营来说最不好的消息就是长期归属共和党方面的南部边界州有些今年变成了摇摆州,像得克萨斯、亚利桑那。这主要是5、6月间南部各州新冠大流行引起的对特朗普执政不满造成的。输掉得州的话,就算其他所有摇摆州都赢,特朗普也无法建立选举人多数。所以他被迫紧急投入资源保护核心阵营,也因此传出了竞选资金告急的消息。总之,从决定选举人多数的摇摆州选情来看,今年美国总统选举可能直到现场投票的最后时刻也是胜负难分。

搜狐知世: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已经发布了各自的竞选纲领,总体来看,民主党的党纲将“战疫”列于首位。与此同时,特朗普的政纲却将经济与就业放在第一位,抗疫居其次。此外,特朗普政府近期还不断向卫生官员施压,要求在11月总统大选前加快审批疫苗。综合比较,您觉得哪份党纲可能更吸引选民?特朗普的经济牌是否可以战胜拜登的“抗疫”牌?

朱文莉::民主党党纲是拜登安抚党内进步派的产物。回顾起来,拜登在去年开始的党内竞选中表现乏力,多次辩论后的民调支持率都在3、4位,明显落后于进步派明星桑德斯和沃伦,后两人尤其在青年选民中激发众多拥趸,声势不可小觑。四年前,桑德斯在党内败给希拉里之后,他的一些支持者转投绿党候选人、甚至还有转投特朗普的,据分析是造成希拉里大选失败的原因之一。所以拜登虽然在奥巴马或明或暗的支持下拿到了民主党提名,却绝对不愿也不能疏远进步派。桑德斯宣布退选后不久,拜登就找到他宣布成立联合工作组,下分6个小组,协调党内温和派与进步派的政见,最终公布的共同建议成为民主党党纲的基础。因为有这样的背景,这份党纲冗长、含糊,没有什么某方不能接受的争议点,但也没有什么新意和亮点。在党代会上公布之后,共和党方面没找到多少可攻击之处,但民主党自己的选民也没怎么被激发。

原创 北大教授朱文莉:秋冬季疫情可能成为美国大选的决定性因素|知世100人第十二期

共和党方面严格说并没有提出党纲,而是由特朗普竞选组织发布了十项竞选课题来代替党代会宣言。仔细看的话,这十个要点和其下含的50点目标都是口号式的,既不阐述理念,也不介绍实施办法,根本不能算是一份文件。有评论视之为智能手机时代的潮流作品,也有分析认为是这些口号和目标禁不住推敲,所以干脆不谈细节。

双方都没把精力放在实质政策上,原因是他们都注意到今年大选的特点是疫情带动选情,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决定竞选结果。如你概括的,拜登主张先抗疫后复工,特朗普则始终是消极防疫、积极谋求经济复苏。但世界各国的经验教训已经证明,不有效控制疫情,经济复原势将脆弱和艰难。所以相当有意思的是,无论在共和党代表大会期间,还是党代会结束之后,特朗普都没有大力宣扬自己的经济成绩单。因为尽管普遍预测美国经济在第三季度将开始恢复,但这是在第二季度断崖式下跌的基础上温和反弹;尽管就业有所增加,但失业率仍然超过8%;股市重新冲顶,但收益集中在少量高收入人群,这个时候如果特朗普吹嘘V型复苏,和美国中下层民众的实际感受会有相当的背离。

原创 北大教授朱文莉:秋冬季疫情可能成为美国大选的决定性因素|知世100人第十二期

与此同时,特朗普消极抗疫的弱点则被各方面爆料猛攻。著名调查记者伍德沃德的新书以特朗普自己的录音谈话证实他在今年2、3月间故意淡化新冠威胁,误导美国民众;他指派到卫生部的亲信被指责强行修改公共卫生机构的科学结论,以求和总统口径一致。特朗普的灭火措施就是押宝新冠疫苗,通过各种行政手段缩短其研发和审批时间,前几天还公布了准备在十月份分发疫苗的计划。虽然这个公共健康课题经过他的操弄在美国已经高度政治化,但涉及到个人和家庭的切身安危,还是会有超越党派立场的反应。比如在四年前多数支持特朗普的老年人,就因为对特朗普的疫情应对措施不满而大量转向民主党,前面提到佛罗里达州拜登一度获得领先优势就主要是他们的贡献。另外郊区中产阶级女性也非常关注防疫和医保问题。美国秋冬季疫情的变化有可能成为关键时刻的决定性因素。

搜狐知世:对于反对警察暴力的全美抗议事件,共和党和民主党打出了截然不同的政策牌。一边是特朗普以“法律与秩序”行动力挺警察,一边是拜登提名少数族裔女性哈马斯为竞选搭档,承诺当选100天内解决“制度性种族主义”问题。您认为二位总统候选人在种族问题上所采取的竞选策略是什么样的?随着和平示威部分转变为暴力和混乱,民主党的现行策略是否会导致中间选民倒向支持特朗普?

朱文莉:这是今年大选中影响仅次于疫情的突发情况,严格说应该分为两波。前一波是5月份在明尼苏达州发生的弗洛伊德事件,警察在众目睽睽之下跪压弗洛伊德8分多钟致死,视频大白于网络之后引发了全美乃至全球的广泛抗议。特朗普对此的反应是要求强力镇压,并以各州各市弹压不力为由,扬言要调动军队镇压。做为示范,他通过司法部长巴尔临时组建军警行动组,用催泪弹驱散白宫外的和平示威者,自己到对街的教堂外手举圣经拍照。但特朗普的举动引起了军方和地方行政当局的强烈反弹,华盛顿市长表示并未邀请外地军警介入,前任国防部长马蒂斯则发表公开信,称美军应以护宪为最高原则,不能接受命令去侵犯公民的宪法权利。特朗普派军队介入的计划被迫取消,拜登的支持率在6月上旬突破50%的关键界限,与此事件的发展有直接关联。

原创 北大教授朱文莉:秋冬季疫情可能成为美国大选的决定性因素|知世100人第十二期

受到鼓舞的BLM(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此后要求各种警务和市政改革,并将矛头指向对少数族裔的“系统性、历史性”压迫。其中的激进分子不仅直接动手推倒南北战争中南方领导者的纪念碑像,而且激烈抨击美国建国领袖中的蓄奴者。特朗普称之为“否定文化”(cancel culture,也有翻译取消文化的),指责这是动摇美国历史认同。巴尔指示司法部官员以“国内恐怖主义”罪名起诉抗议者,由各执法机构抽调的临时警力悄悄进入大城市联邦驻地“维持秩序”。事态始终无法平息。8月份,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市又发生了黑人布莱克被警察在背后近距离连开七枪,导致其终身瘫痪的事件,后一波动荡随之到来。特朗普再次指责各地弹压不力,在他的鼓励下美国右翼白人“民兵”组织持枪到热点市镇“支援”警察,在基诺沙和波特兰造成死伤悲剧。

客观地讲,在前一波抗议活动中,警务改革、平等对待少数族裔、保障其基本权利等等诉求得到广泛支持,不仅在和平抗议参加者中白人占多数,而且不少城市警察也参加到民众抗议当中,象征着在这个课题上的主流民意所向。此后BLM运动的一些激进主张使其支持度有所下滑。不过在从5月到8月的抗议中,和平示威占93%以上,真正出现砸抢违法行为的是少数,而且在右翼“民兵”激化对抗之前并未发生1992年洛杉矶骚乱那样的暴力伤亡事件,所以特朗普渲染各大城市秩序失控、称抗议运动是警民对立的说法并没有得到多数民众的认同。他指控拜登支持暴乱,拜登也少见地迅速回应,同时谴责左派和右派的暴力,并指出自己选择的搭档哈里斯长期担任加州检察官,可以说就是警务系统出身,不可能支持“取消警务经费”一类极端口号。

原创 北大教授朱文莉:秋冬季疫情可能成为美国大选的决定性因素|知世100人第十二期

在双方一轮攻守操作之后,此事对选情的影响被折中淡化。既没有改变特朗普与拜登在全国支持度的差距,也没有左右他们在关键地区的选情。以两次事件发生的明尼苏达和威斯康星两州为例,进入九月,拜登在明尼苏达依然领先,在威斯康星也依然保持胜势。当然,这并不能证明选民相信了他在100天内解决问题的许愿,那是再明显不过的竞选语言。美国的警察是地方自治制度的一部分,从人员到经费到组织和制度都是基层各自决定,联邦政府没有什么介入的权力。至于深层次的融合认同,可以说是进入全球化时段之后各个国家面临的最复杂议程,谁都没有灵丹妙药。拜登所能做的就是指责特朗普白人至上、高压控制的政策是死路,但他自己也很难提出什么可行路径来。

搜狐知世:2017年,特朗普将税率从35%降至21%,大大提振了美股每股收益(EPS)和股价。有经济人士称,如果拜登当选后取消特朗普签署的减税政策,将法定税率提高到28%,这可能会给美股带来风险。您怎么看待这种论断?拜登当选会是美股杀手吗?

朱文莉:2017年的减税法案几乎是特朗普唯一的重大立法成就,美国股市的惊人表现也是他经济成绩单里唯一一项不是延续自奥巴马、而带有鲜明特朗普色彩的数据。减税给股市带来充裕资金的主要原因倒不是企业和个人最高税率的调降,因为在原来的税制下,大公司和极富人群都在利用各种手段避税,实际最高税率从来都远远低于35%或31%的水平,特朗普减税无非是使灰色规则合法化。股市获得刺激的大头是减税法案中允许公司机构原来放在海外的收益一次性免税回流,由此回到美国国内的资金规模估计在1-1.2万亿美元。这笔钱现在看主要被各大公司高层用于股票回购,连同其撬动的杠杆资金,强力助推股价上扬。

原创 北大教授朱文莉:秋冬季疫情可能成为美国大选的决定性因素|知世100人第十二期

到2019年,减税的效果已经开始消退,它带来的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问题双双凸显,美国产业结构缺乏优化调整的事实也造成实际投资机会不足,股市上涨日益集中于6大科技独角兽(FAANMG,脸书、苹果、亚马逊、奈飞、微软、谷歌),千禧年科技股泡沫再现的警告频繁响起。疫情爆发后,大型科技公司成为远程办公等创新技术应用的获益者,股价再次飙升,苹果甚至成为首个市值超过2万亿美元的公司,而在其日前召开的发布会上却没有推出手机新品。投资机构认为股价严重背离基本面,但因疫情隔离在家的美国散户激增,接着海外避险资金又接连涌入,推动美股V型反弹。投资机构也转而加入短线获益的游戏,高盛刚刚发布的公示承认通过特斯拉股票交易在近几个月获利1亿美元,其股票部门第二季度总收益超过300亿美元,为十年来新高。

了解当前美国股市高企的原因,可以更好地推测大选对股市的影响。拜登提议的税改是反特朗普减税而行,主张对年收入40万美元以上的家庭增税,对中低收入家庭的教育、健保支出减税,从2017年的劫贫济富转为劫富济贫。暂不谈其社会公正和塑造国民向心力的导向作用,技术上讲,它并不会直接影响美股当前泛滥的流动性来源。美国投资界现在担心的一是科技泡沫硬着陆,技术研发及其商业应用不足以支持科技公司资产规模;二是特朗普治下财政与货币政策的包袱,特别是今年为了挽救疫情造成的经济危机,美国实施3万亿美元紧急财政救助,同时美联储资债规模从3月份到现在扩张1倍以上,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结构已经非常脆弱;三是特朗普经贸政策的高度不确定性,不仅威胁中美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强行脱钩,而且手段极端恶劣,根本无视法律与规则,对中长期投资布局极其不利。

原创 北大教授朱文莉:秋冬季疫情可能成为美国大选的决定性因素|知世100人第十二期

因此,华尔街最害怕的是桑德斯和沃伦等民主党进步派,甚至一度搞出所谓桑德斯恐慌指数,对沃伦拆分科技独角兽、严格监管大型金融机构的主张也是高度紧张。拜登对他们来说是安慰性选择,他有限增税的表示甚至给处理财政问题带来希望。相比之下,特朗普的不可预测和无视长期政策后果并不受投资界欢迎。曾任特朗普政府首届国家经济委员会主管、原高盛高层加里·科恩日前被问到大选中会投谁的票,他直接在镜头前回答: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言下之意,耐人寻味。假设拜登胜出,散户和部分海外投资的撤离可能造成股市挤泡沫的短期变化,但说他是摧毁美股投资基本面的杀手就危言耸听了。

编辑:星辰、汪五一(实习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原创文章,作者:2d28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d28.com/archives/339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