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歙县高考生魔幻三日:乘皮筏铲车赶考 老师安慰同学天降大任

原题目:歙县高考生魔幻三日:乘皮筏铲车赶考 先生抚慰同砚天降大任

文 | 叶雯 编辑 | 王珊

文章摘要:7月7日,受强降雨和上游洪峰影响,安徽省歙县遭遇50年一遇洪灾。水位上涨过快,城内损失惨重。这本该是高考的第一天,门路受阻,加上暴雨,救援队和住民不得不用皮艇、木筏、卡车和铲车把考生送到指定考点。上午县城2207名考生只到了500多人,当天的语文和数学考试只能作废,推迟到9日。

全县两个考点,理科考点在歙县中学,文科考点在歙县二中。歙县二中四周阵势较低,比歙县中学受影响更大。我们找到了一位歙县二中的文科高考生,她本以为有“主场优势”,运气不会太差,没想到履历了“魔幻”三日。

以下是她的口述。

原创 歙县高考生魔幻三日:乘皮筏铲车赶考 老师安慰同学天降大任7月7日破晓,安徽省黄山市歙县遭遇50年一遇的洪涝灾害,图为受到灾情影响的高考考生。

7月7日 暴雨 说不考就不考了?

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7月7日那天:魔幻。

那天早上5点多我起来上厕所,听到我妈在三楼给我爸打电话,声音听起来很着急,稀奇稀奇大,我很生气出门跟我妈吵:这才几点啊,你这么高声,人人都还在睡觉。

我妈陪读,我俩租住在学校后面很大的村子,我们那栋楼三层九户,住了四个高考生,我家在二楼。

我妈让我看窗户外面。那时我就傻眼了,楼后面阵势低的地方水涨得很高了,很混浊,像河一样从我眼前流已往,把农田和塑料大棚淹了,我眼睁睁看着我家的灰色民众车从我眼前漂向远处。

一开始还能看到车顶,厥后水没过车顶,后备箱自动打开,只能看到后备箱翘起来的尖儿。前一天车子刚加了200块钱的油,我妈带着哭腔,跟我爸在电话里说车子被冲走的事儿。我穿着睡衣站在那里,脑子一团乱麻,不知道怎么办,完全傻了。

根据原计划,早上7点要去学校早读。5点半时,我妈说班主任在家长群通知,住在四周的学生赶快去学校,越早越好。胡乱地洗了脸刷了牙,带了两片面包和一盒牛奶,穿了短裤,换了一双准备扔掉的鞋,把清洁的短裤和鞋装进书包里,检查了要带的文具,外面套了雨衣,还打了一把伞,和统一栋楼里的同砚就出发了。

快6点出门,路上还没有涨水,然则雨稀奇大,看不太清路上有什么,平时5分钟的旅程走了十几分钟。到了学校,已经有两个同砚在班里上自习,黑板上写着高考加油,必胜什么的。

到了学校我换了鞋和短裤,吃了面包当早餐,挑之前先生强调可能会考的《离骚》《琵琶行》《赤壁赋》这些诗词背,看作文素材。等着班主任给我们发身份证和准考证。

还没到7点,一个男同砚来了,他跑到班里,全身湿透,一直说:涨了涨了都涨了!只剩一条路可以走了!平时他都骑电动车来学校,那天他爸开车送他过来。

我们班主任照样教务处主任,一直没有露面。雨一直很大,我们等到快8点,班里同砚还没来一半,我一边背诗词一边心里嘀咕,岂非考试要作废了?然则也很疑惑,这可是高考啊,不能吧。

8点多的时刻,班主任泛起了,说上午的语文考试作废,说完又急忙离开了,看起来很忙。

很难以想象,这可是高考,怎么就能说不考就不考了?

但那时还很笃定下昼要考数学,不会作废。以是赶快把语文扔了,换成数学温习。

过了9点,正常开考的时间,我们班又来了一个同砚。她跟我们形貌,怎么翻山越岭的,她家那里比较严重,翻过了后面的山坡,沿着铁路来到了学校。

我看到同砚手机上有个视频,一头猪和一只狗在水里漂着。那头猪身子已经完全被淹,头起劲地往上仰,在水里挣扎,也不知道是生是死,我们同砚看到就笑。看起来似乎就在我们学校前面的路,从窗户往外看,雨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学校前面的路已经酿成河。

理科生考点在歙县中学。我们学校的理科生先在实验楼聚集,原本学校大巴要带他们一同已往,现在实验楼前面被淹了,大巴车也没看到,他们只能原地待着。

中午在学校吃了饭,趴在桌子上起劲让自己睡着。醒来时,发现班主任擦掉了黑板上的“高考必胜”,写了几行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雨小了一些,上厕所和打热水时看到铲车开进校园,有两三趟,停在积水少的地方,每次把四五个监考先生和考生放下来。

我同砚从铲车上下来进课堂后,说他从早上6点多往学校赶,先坐了救援队的小皮艇,又坐了大皮艇,最后坐上铲车,折腾到下昼才到了学校。另有同砚是坐在爸爸的脖子上,被驮来的。她说水深到他爸爸的肩膀。

听说试卷也是用塑料包好,通过木筏送到学校的。

下昼一点左右,另有几小我私家没有到齐,班主任又来通知我们数学考试也作废,明天的文综和英语正常考,语文和数学推迟,提醒我们先多看看文综和英语。班主任让我们住得近的先回去,晚自习也不上了。住得远的晚上就在课堂睡或者去同砚家蹭住。

我们几个同砚讥讽:折腾啥啊,不如再来一年好了。

原创 歙县高考生魔幻三日:乘皮筏铲车赶考 老师安慰同学天降大任歙县县城受灾情形。

7月8日 大雨 状态不行

第一天回去之后,晚上7点多,我在房间里,脑壳很乱。想到早上我家车被洪水冲走了,那辆车跟了我们7年,真有情绪了,回老家,去周边玩,去杭州都是那辆车,那时我家花了16万买的。说冲走就冲走了。

我越想越多,还想到我爸在杭州事情,我妈在我们县城开发区打工,为了我上学,放着自己家不住,跑来住在学校四周,我爸妈两地分居,这么辛劳,我成就还没多好。

想着想着就偷偷掉眼泪,我妈在屋外喊我,她听出来我声音纰谬,走进来抚慰我,说没关系,我爸已经要回来了,车子上了保险,会有赔偿。她让我放心考试,也商量了不行就再来(复读)一年。

我们学校的生源原本就不如歙县中学,我是由于没有考上歙县中学来到了二中。我成就中游,喜欢数学,没什么稀奇大的志向,上个本科就行。

店长回应保护遭熟人下药女顾客:保护女性是我们应该做的

近日,深圳,一女子自曝水杯遭熟人下药被好心店员所救。 女子称,店员注意到男子在杯中放入粉末后,以续杯为由收走水杯。随后女子被店员私下告知,同时在其掩护下离开后报警。 …

年头疫情时代我们这儿有几例确诊的。都在家上网课,难免有些懈怠。文科有6个班,一共300多人,假期一起在线听课。天天上午下昼晚上一个多小时,语数英政史地轮着来,好比第一天上午上语文数学,下昼上政治历史,第二天再轮其他科。

天天进入谁人听课的app,若是谁没有进去,就会在家长群里被班主任点名。我被点过两次,一次由于没网,一次由于睡过头。

网课我基本不听,就挂机,做自己的,先生也不点名提问。300多人,每个班的进度都不一样,每一科先生也是轮流授课,每次上课也不知道讲那里,异常乱。还不如自己看两页书,做两张卷子。

上完课就自己在家上自习。先生经常往班级群里扔电子试卷,让我们做。对着电脑一两个小时,眼睛异常不适,自己要做的题也没法做。

在家一定不如在学校效率高。电脑和手机就在旁边放着,总是忍不住去看,看看天下疫情的情形,跟同砚讨论。学习和疫情,固然聊疫情更多,看殒命人数就很痛心。

实在疫情时代我已经想到复读了,温习的进度太慢,能预感应效果不会很好。我们班成就好的一开始会焦虑,厥后跟我心态差不多,都想着大不了再复读一年。

4月8号我们开学,先是一个班分成a班b班,每个班只有20多小我私家,然则先生原本给两个班讲,现在要给四个班讲,跟我们埋怨烦得不想上课。半个月后高一高二也开学了,我们又并了回去。

厥后通知高考要延期一个月,我们哀声一片:为什么要推迟,赶快考完,赶快解放了,推迟一个月还要再煎熬一个月。先生激励我们,多学一个月也好,可以提升提升。

要说高考延期一个月还好,由于天下都一样。但谁能想到歙县能遇到这种事情?天下也就歙县延期一天了吧。

原创 歙县高考生魔幻三日:乘皮筏铲车赶考 老师安慰同学天降大任歙县二中考点。

第二天还在下雨,然则已经泄洪,水退了下去,走的时刻瞄了一眼住处后面,我家车露出来了,农田里的大棚已经破坏,街上都是翻了的垃圾桶,很腥。前一天晚上看新闻说为我们搭的浮桥,也没怎么用上。

学校门口站了两排士兵,另有警员和一些武警,看到同砚过来会协助撑伞。家长比往年少了许多,但看到许多架着机械的记者在直播,这些人跟我们一样,一直守到9号下昼考完。

我们学校是文科科场,外校同砚到了之后聚集,在校园里喊口号“加油!”,给自己打气。

平时考试都是根据语文、数学、文综和英语的顺序模拟的,现在成了第一门要考文综,异常不适应。我坐在科场上怎么都进入不了,状态不行,打铃的时刻才刚刚把最后一道题给做完。下昼英语还行,只是作文跟模拟题不一样,也不让李华给别人写信了。

考完英语,学校广播通知:原定7日上午的语文考试安排到9日上午,数学安排到9日下昼。

到了晚上,雨不大了但还在下,听着有些心烦。我们照样上自习,班主任打印了天下正常的高考一卷。数学卷我好好做了,先生也重点讲了几道题,对谜底的时刻我错的也不是许多,120分左右吧。

班主任抚慰我们,说备用卷也会很简单的,不要忧郁,一定能考好。

原创 歙县高考生魔幻三日:乘皮筏铲车赶考 老师安慰同学天降大任歙县二中高三考生在课堂内温习功课。

7月9日 阵雨 “考完了就好,考完了就好”

第三天早上雨已经停了,大晴天,有些晒。在课堂里领准考证和身份证的时刻,我们同砚都在说:哎,原本今天我会在哪儿哪儿哪儿,做什么什么什么,现在还得考试。原本考完我就可以搬回自己家,现在只能再拖一天。

上午考语文(备用卷),重点背的诗词都没考,作文给了一段质料,新中国履历了从温饱到小康之类的,主题是“奋斗”,之前也练过这个主题,套了素材。

下昼拿到数学卷子,浏览了一遍,心就凉了半截,选择填空题不是看一眼思绪就出来的,盘算量比正常考卷大许多,有些大题想不到怎么入手,那时我就想扔了笔不想考了。我定了定神,照样耐着性子从头开始写,但写到中心就想把笔摔了。

听说考数学的时刻有雷阵雨,但我没有印象,题都不会了,还管啥下雨。

考完之后,回到班里,人人都在摒挡器械,相互打招呼:赶快把书摒挡摒挡放好,再来一年。或者“诶,你找到复读的小伙伴了吗?”我同桌成就班里前五,他这次数学考砸,连连摆手,“算了算了,这次没用了。”

我跟爸妈说自己没考好,题难。他们一直说考完了就好,考完了就好,先玩儿两天再说。

原创 歙县高考生魔幻三日:乘皮筏铲车赶考 老师安慰同学天降大任7月9日,歙县启用语文、数学(文、理)科目备用试卷举行考试。下昼,歙县中学科场,考生竣事考试跑出科场。

晚上,和同伙去古城逛了逛。古城算是商业街,步行十几分钟的距离。路上我们心情很繁重,原本晚上是歙县最热闹的时刻,大排档有许多人聚餐,喝酒吃烧烤,另有一些人拖着音响卖唱,但现在,高考竣事了,大排档却静得恐怖。我表哥也是开大排档的,他们夫妻俩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是非颠倒,只有事情没有生涯,可现在,应该也被淹了吧。我也不敢问他们。

路上的路灯都不亮了,来来往往的车速也很慢,我和同伙用手机的电筒照着,全是泥泞。红绿灯也被冲坏了,路边的井盖一直往外冒水。

古城里店肆像原来一样,老板都坐在店里或者门口,呆呆的,城里也没什么人,挺凄凉的。我和同伙就一直叹气:为什么会这样啊?回去的路上我们没精打采的,谁都没语言。

考完第二天我们退了村里的屋子,搬回自己家,我又看了一眼后面的农田,大棚已经破破烂烂,我们的车被保险公司拖走,它看起来就是脏了点儿。路上另有一片片积水,那些超市受损异常严重,货物全都摊在外面,一片缭乱。街边堆着被冲掉的砖头和木料,我还看到许多倒着的垃圾箱,以及乱七八糟的沙发。

原创 歙县高考生魔幻三日:乘皮筏铲车赶考 老师安慰同学天降大任农田里被摧毁的大棚。受访者供图。

我有个读专科的同伙,家里一楼也被淹了,她在QQ空间发了动态“洪水逐步地逐步侵袭”,配了六张图:大门只露出一个头,院子里的水已经进入屋里,楼梯被淹,家具都漂起来,人只露出一个头在外面。她们家卖盖房的瓦片,整个厂子全被泡了,瓦片都被冲走了。

原本我妈妈这个月要休假,现在由于水灾,厂子都被淹了,她只能天天上班已往扫除。厂子里的机械都被泡坏了,已经无法使用。我听我妈说,那些机械都是只能从外洋入口来,海内还买不到,而开发区那里有些厂子快要停业了。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妈同伙圈里的一个视频:一个大型茶企业受损严重,3000吨茶叶都被冲走,损失9000万。我就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在厂子门口哭。

7号那天我们在课堂等着。有手机的同砚有点儿兴奋地喊,歙县上热搜了!我们都围上去看,一开始第17,厥后第7,然后第4,有段时间冲上第一。我还挺激动的,但确实不想家乡由于这种事上热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创文章,作者:2d28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d28.com/archives/227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