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开举委员建议加强监管前提下允许处方药广告宣传

  长期以来,我国严酷限制处方药广告。

  2000年1月1日,《处方药与非处方药分类管理办法》(试行)最先施行,其中明确划定:“处方药只准在专业性医药报刊举行广告宣传,非处方药经审批可以在民众流传媒介举行广告宣传。”

  现行广告法划定,麻醉药品、精神药品、医疗用毒性药品、放射性药品等特殊药品,药品类易制毒化学品,以及戒毒治疗的药品、医疗器械和治疗方式,不得作广告。前款划定以外的处方药,只能在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和国务院药品监视管理部门配合指定的医学、药学专业刊物上作广告。

  天下政协委员、郑州大学法学院常务副院长沈开举告诉《法制日报》记者,由此导致的结果是,处方药不能在民众流传媒介上公布广告,处方药相关信息无法触达民众,甚至在医疗卫生专业人群中的流传也有限,患者对处方药信息所知有限,用药时只能处于完全被动接受的田地。

沈开举委员建议加强监管前提下允许处方药广告宣传

初步结果显示布隆迪执政党总书记赢得总统选举

布琼布拉消息:根据布隆迪国家独立选举委员会25日公布的初步结果,布隆迪执政党保卫民主全国委员会-保卫民主力量总书记恩达伊希米耶在总统选举中获胜。

  沈开举建议,在保障人民群众利益的前提下,适度铺开处方药广告羁系。

  在沈开举看来,药品广告包罗适应症等相关医学信息,有助于向人民群众普及科学用药知识。处方药广告有利于人民群众患上慢性病后可以早发现早治疗,有利于解决患者与医生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使民众对处方药具有一定的选择能力,削减因信息不对称引发的医患矛盾。

  沈开举以为,允许直接面向消费者公布处方药广告,能削减部分医药企业与医院、医生之间借助推广新药举行灰色买卖的机遇,助力海内制药行业做大做强。

  沈开举说,现阶段可以针对治疗常见慢性疾病的处方药举行试点,选择电视、报纸、网络等媒体中对风险控制能力较强的机构投放广告等。在广告内容方面,从药品的价钱、销售渠道等信息最先,制订明确的广告内容展示尺度,充实展现药品的利弊信息,保障消费者知情权。

  “同时,对处方药广告制订严酷的审查和羁系机制。连系现在非处方药品广告的事前审批制度,在开展处方药广告试点的同时,出台配套的事前审核细则,确立完善的事后羁系、社会举报机制,最大水平停止虚伪宣传。连系电子政务的实践,行使互联网手艺提高审查和羁系的效率。”沈开举说。

  □ 本报记者 陈磊

【编辑:于晓】

原创文章,作者:2d28新闻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d28.com/archives/11864.html